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张】醉春归(上)

疑似富家少爷为何山中独居只与花草相伴,有为青年为何胸中郁郁深感世道艰辛,天涯沦落,相逢相识,倾盖如故,对茶当歌(并没有),两个张姓青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欢迎收看本期——迷路是搭讪的好方法。

这个坑我一定不会放任不管


暮春,正是枝繁叶茂的好时节。

沿着一块块排列整齐的石板上山,记忆中这里是一条被人们踩出的光秃秃的小路,不想几年未见,已被有心人铺上了青石板。小路两侧的树木向前来的人炫耀自己健壮且繁盛的枝桠,总是出其不意地伸出恶作剧的爪。

张新杰低头避过意图亲吻自己面庞的树枝,一路走来,这已经是第八次了,不过算了算出发时间,再有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到山顶了。

可是张新杰的估计出错了。

他在成功闪避第九枝图谋不轨的树枝后选择离开石板路,沿着自己记忆中的路前进,虽然只能看到交错的枝叶和斑驳的青苔,但他的半个童年都交付于这里,想来不会出错。

原来记忆也是会骗人的。

这是有生以来从未迷路过的张新杰在这片山林中不知兜了多少圈时的唯一想法。好在他本就打算把这一天的时间都交代给这座久违的山头和久违的鸟鸣林翳里,而现在天色还早,日落之前总能开辟一条出路来。

山林幽深静谧,偶尔有隐约的鸣声传来。踩着树下柔软厚实的落叶,每一步,似乎都是对沉淀的时间的惊扰。张新杰似乎忘记了迷路的困境,沉醉于随着脚步传来的细碎声响,和落叶归根般的安稳心绪。他缓慢却规律地在山林中行走,意外地碰到了熟悉的青石板。

石板路一端是上山的路,另一端要么是另一条下山的路,要么是修路的人建在山中的别墅,反正都比杳无人迹的野林子安全。张新杰略一思索,就踏上了坚硬的青石。

沿路走了约半柱香时间,视野越发开阔起来,没一会儿就看到了一排密实的竹篱和一扇简易的柴门。

走进发现那门只是虚掩着,张新杰站在门口整理一番,确认自己还算干净整洁。他并未急着叫门,而是隔着篱笆简单观察了这个小院。

脚下的石板路从柴门一路铺进院子,石板两侧按序栽着各色芍药、牡丹、凤仙,还有瑞香、菘蓝等许多,满园花团锦簇。沿着篱笆植有一围桃树,人间四月正是山中桃花盛放时,一树树艳若云霞,明媚动人。

山间小筑实在雅致风流,可是满园芳菲,花香都纠缠在一处,又沾了满身俗尘。这番大俗大雅的作风,倒是让张新杰好奇起院子的主人了。

“请问有主人在吗?”

“来啦!来啦!”声音清亮,带着一种少年人的活泼劲儿。

开门的人看到张新杰时满脸意料之外的神色,其实有人来敲门也很是意料之外,但实在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山泉般清澈干净的年轻人。

“不知这位公子来此所为何事?”

“日高路渴,来讨口水喝。”

说话间张新杰已将对方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长发随意地拢在一侧,甫一瞧像是懒起未妆的姑娘,外袍只来得及套上一只袖子,衣服料子紧实光亮花纹繁复,想来是个富贵人家的少爷。

对方也打量着张新杰,听他道歉说:“打扰您了。”才反应过来,侧过身将张新杰让进了门。

走进来才发现这花园里的种类实比自己估计得还多,张新杰忍俊不禁,只说“您这小院栽满了四季花卉,确实别致。”

那年轻的院主听了也笑,“种这些花又热闹又不吵,舒心得很。”他把这难得有的来客领进了前堂,然后又去后厨拎了茶壶回来,一番折腾后终于坐下互通了名姓。巧合的是,这院主人与张新杰同姓,名叫“佳乐”。

品貌俱佳,无忧喜乐,确实是衣食无忧的父母对孩子最好的祝愿了。

张佳乐很有几分自来熟,说起话来干脆利落,又风趣十足。张新杰也颇会聊天,言语间很有分寸,而且他在京城几年见多识广,两个人从天南扯到海北,竟然很投机。

日影偏移,茶壶里的水也尽数进了两个人的肚子,张佳乐突然右手握拳敲左手的掌心,然后一阵风一样跑出了前厅,回来时手里多了两碟精致点心。

把点心放在桌上,落座后又往张新杰那边推了推示意他多吃点,张佳乐自己也拈起一块塞进嘴里,满脸笑意的说:“感觉自己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吃着点心不便说话,张新杰回给张佳乐一个微笑,直到把那块点心完全咽下才开口回应:“有聊得来的朋友,的确是很值得高兴的事。”

“是啊,而且这个朋友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被戳中的张新杰有种久违的尴尬,可是张佳乐笑眼弯弯的样子实在纯真得可爱,只得简单描述自己在爬了十几年的不幸迷路的经历,张佳乐拍掉手上的酥皮碎屑,帮他开脱道:“这山上树木又高又密,而且山路难行,走晕了很正常。而且你也说了你都四年没回来了……”

张新杰盯着杯中清亮的茶水,摇头:“一个人的心迷路了,他的眼睛也会迷路。”

他垂着头,睫毛遮掩了眼中的复杂情绪,张佳乐盯着他不时扇动的睫毛,咂摸一番他的话,道:“其实眼睛迷路了,心也就跟着迷路了。”

两人相视一笑,张佳乐举起茶杯,笑道:“樽酒家贫只作陪。”

张新杰一边笑他孩子气,一边用自己的杯子磕向张佳乐的杯,“与尔同销万古愁。”

日头偏西的时候张新杰才从小院告辞,张佳乐送他到门口,笑着问他:“要不要乐哥哥我送送你啊,天暗了容易迷路。”

“乐兄喝醉了吧,连把下山的路同我讲了三遍的事都不记得了。”

“就那几碗清茶都没我院子里的花香醉人,不过你明天要是来的话,我请你喝酒。”

夕阳的光芒染红了天边大片的云,也映得院墙边的桃花火一般明丽,那光芒温和而耀眼,模糊了前堂门檐下写着“醉春”的牌匾。张佳乐站在小柴门前,站在桃花和夕阳纠缠的光影里,春花般的容颜,春风般的笑容,像是大片暖色写意而成的红尘万象。张新杰想着自己赋闲在家,日程安排也是空空如也,于是微笑着点头:“一言为定。”

沿着石板路不疾不徐地走着,转弯时回头看到张佳乐还站在门边对自己挥手呐喊:“明天来时候别迷路啊!”

张新杰也对他挥手示意,转身走进了树林所布的迷阵。林木繁密的枝叶交错相通,像是织成了一张绿色的网,网住春日离去的脚步。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