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式神学院】茨木老师的新校服

纪念茨木萌到犯规的新皮肤,鉴于已经好久不写并且下周七天四个考试一篇作业所以先谢谢各位看官的宽容。

下面开始,

茨木老师的新衣鉴赏大会(假的)。


式神学院作为一个优秀的优秀式神培养基地,其中的各位老师更是优秀,以至于拥有各自的粉丝团体。聪明的校办们为了激发学生的热情、考验学生的本领,策划了一个面向全体老师同学的应援活动——爱他,就为他打群架!

轰轰烈烈的战斗啊不活动持续了一个月,最终在各位优秀的教师学生中拔得头筹的是三位老师——大天狗、茨木童子、辉夜姬。校办在给各位参与人员派发了大量学习资源后,还为三位优胜者量身定制了新的工作服。

今天,就是茨木童子继去年双十一之后,再次换上新校服的日子。

“茨木老师,你手上的那个球球,看起来比我的尾巴还要软。”被晴明花了大工夫请来的玉藻前老师是茨木童子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举办应援大会时他还未任教,不过他的到来让青行灯一度怀疑晴明举办应援大会是不是为了骗钱给这个大妖怪发工资。不过茨木童子对这个新同事并没有什么太多感触,毕竟新同事好或不好,挚友都在隔壁的办公室,不来不去。

茨木童子把那个抱着小竹竿笑得特别荡漾的小毛球摆在桌上,长指甲轻轻戳着小家伙柔软的肚子,“也不知道挚友喜不喜欢这种毛茸茸软绵绵的小东西。”

玉藻前含笑看着一脸纠结的茨木童子,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这可不一定哦。”

“茨木老师,我们今天……老师你新衣服真帅啊!”

茨木童子看着突然围过来的老师学生们,觉得烟烟罗是故意大声喊出来的。

“高马尾真英气!”

“这毛球俏皮又可爱,和雪女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老师我的手是干净的,能摸摸你的胸肌吗?”

“茨木老师也这么有料,有点后悔选了酒吞老师的选修了。”

在众学生多角度全方位的赞美茨木童子新衣服新造型的同时,跳跳妹妹灵活地钻出重围,看到了办公桌上甜笑着的小团子。

——好可爱。

跳跳妹妹扑到桌上将雪白的茨木团子搂在胸前,并致以真诚的赞叹:“天哪,比番茄还软,软软的,比妖狐叔叔的尾巴还软。”

“看来这位美丽的少女又在想念小生了啊。”

“叔叔你也来了!你看这个,我好喜欢。”

头上长着茨木童子标志性的角,一看就是别的男妖的东西。妖狐内心冷哼,脸上带笑,手上用力把那团子从跳跳妹妹手里揪出来放在了桌上。他哄着跳跳妹妹说:“这个不好玩,跟小生走,可以允许你搂尾巴一天。”

“啊?”

“三天!”

“那我们快走,说不定一会儿哥哥们就过来了。”

“隔壁班的跳跳妹妹,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正在找你呢。”鬼使白微微俯身转告跳跳妹妹。跳跳妹妹还没做出回应就被拉到妖狐身后,而后者手中折扇横在胸前,气势汹汹道:“她今天和我玩了,你别拿她哥唬她。”

鬼使白本来是陪鬼使黑来找茨木童子的,碰巧遇到跳跳妹妹,没想到一番好意被贼喊捉贼。只是他身边的鬼使黑的小暴脾气可忍不了别人给自己弟弟半点脸色,镰刀一杵,和妖狐剑拔弩张地对视。

“妖狐叔叔,”跳跳妹妹轻轻扯着妖狐的袖子,小声劝到:“我们去和哥哥们说一声吧,很快的,而且打架不好的。”

“鬼使黑。”这边鬼使白也表达了拒绝打架闹事的观点。但是比起妖狐,鬼使黑的态度似乎更强硬。

“哥。”

“我们快和茨木老师说完,这人太多了,吵死了。”

跳跳妹妹和妖狐约好通知了哥哥们就去找他,走之前还不忘给鬼使兄弟打了招呼:“谢谢两位哥哥,我去找哥哥们啦!”

只有跟小生才叫叔叔,果然是特殊待遇。

——来自妖狐的内心小剧场。

鬼使黑和茨木说选修课作业的事情,扒开人群出来时,看到鬼使白戳着桌上团子抱着的竹子上的叶子,神情简直比写作业时候还要专注。

认真的弟弟,真是太可爱了!

然而鬼使黑的面上毫无波动,只是附在鬼使白耳边轻轻说:“我弄好了,我们去教室吧。”

“嗯?哦,好的。”鬼使白随口答应,目光还在含笑的团子上流连。鬼使黑站起身,对着人群中心喊了一句:“茨木老师,你的团子还在桌子上!”

围观茨木童子的各位纷纷转头,鬼使黑顺手拉走了被一个毛球迷住了的鬼使白,自家弟弟大概是对团子有某种执念的吧,果然弟弟满身萌点。

小鹿男和大天狗被吵闹吸引进茨木的办公室的时候,茨木童子正把那团子举得高高的逗学生玩,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早不见踪影,倒是隔壁的酒吞童子靠窗站着,冷眼看着一片混乱的屋子。

“他们抢什么呢?”明知故问的大天狗语气中颇有几分嫌弃。

在茫茫森林中混过日子的小鹿男眼神极好,不无羡慕地回答:“一个特别可爱的团子,头上有角,很像茨木老师。”

大天狗转头发现小鹿男盯着茨木头上飘动的那团白色,试探道:“你也想玩?”

小鹿男看着大天狗,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毕竟他是一个老师,总不好和学生抢着玩。不过等小鹿男再抬头看的时候,发现茨木头上不仅有一个白团子,还有披着金灿灿新衣服的大天狗,他手中握着扇子,对着自己说:“小鹿男,你接好。”

强风袭来,小鹿男反射性闭上了眼,却清楚地感觉到随风而至落在自己怀里的毛茸茸的触感。再睁眼时,大天狗已经落在自己身边,戳着那毛球的角问他:“好玩么?”

小鹿男笑弯了一双大眼睛,开心道:“特别棒!”

上课铃响了之后,办公室终于安静了下来。茨木童子有点心疼地捋着被柔得不成样子的茨球,突然发现窗边居然站着酒吞童子。

“挚友!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居然没注意到。”

“刚过来。”酒吞童子抱着膀子,表情语气都很是淡漠。

茨木童子整整衣服走到窗边,带着标准的茨球式甜笑问道:“挚友你要不要摸摸我的茨球,校办定制,手感超好。”

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一时间若大的办公室安静极了。

“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感受一下吧。”



办公室外路过的阎魔:不就是个毛团子,哪有我的云手感好。

和阎魔一起路过的判官:我也觉得是老师您的更好。

阎魔:你叫我什么?

判官:当然是我最美丽最优雅最霸气的——女王大人。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