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周新】或许

时隔多年又来挖坑了,bug或许有,ooc或许有


周泽楷背对落地窗盘膝坐着,阳光从两扇窗帘间漏进室内,顺路将电视旁文竹的影子贴到了墙上,像一幅文艺的剪贴画。

可是呆坐在画外的周泽楷并没有什么文艺的心情,这单任务他是六月末接手的,现在想来,已经要加上去年这个定语了。六个月了,别说是周泽楷这样精于业务的老手,就是刚入行的萌新也读条读得差不离了,周泽楷觉得这真的不是自己拿不动刀了,实在是对手段位太高了。简直就像一只傻苍蝇,稀里糊涂盯上了一个没缝的蛋,然而为了组织的要求和自己的经济来源,周泽楷不得不奋斗在蛋壳外争取找到突破点。

说起来周泽楷从事的职业,那是相当特殊的,如果详细一些形容,大概是三分神秘三分邪恶三分困难还有一份羞耻感。就是通过出卖色相或口才骗取他人感情然后盗取组织需要的信息,这些信息通常和受骗者的职业有关,比如公司的机密部门的计划之类,不过也有非主流的,比如——任务目标的性向。根据情报的机密程度和大致的获取难度,不同的目标有不同的价位,组织会提供他们的基础资料,剩下的就要靠猎手们自己的手段和能力了。

相比于同行们,周泽楷的优势相当明显,就是他有一张让人想把所有美好词汇都加诸于他的帅脸。而周泽楷的劣势也很明显,就是他的语言表达,达到了让所有老师家长包括组织领导都脑壳痛的糟糕程度,不过这并不妨碍周泽楷的工作,他依然是组织里最优秀的苍蝇猎手,迄今被他赚走信任和爱慕的人不计其数,并且没有一个找上门来,可以说是十分传奇了。

然而此刻周泽楷觉得,自己的传奇大概要被他本次的目标,那个完好无损连气孔都严实的蛋,一个叫张新杰的男人,终结了。

拿到任务后,周泽楷观察了张新杰一段时间,然后以一个找不到工作难以糊口迫不得已当酒吧服务生还要因长得太好被人揩油的可怜大学毕业生的身份接近张新杰。计划执行得还算顺利,三个月后他住进了张新杰的家里,因为他认为张新杰这样敬业的人一定不会拖欠,而公司的副总要忙的事情那么多,他又下班准时,肯定是把工作带回家里处理了,所以在他家里必然能获取自己需要的信息。

周泽楷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然而他拖着行李住进来的第一天,张新杰就对他说:“家是休息放松的地方,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在家里办公。”周泽楷还记得张新杰当时诚恳的表情,而且他还认真地补了句:“这点你可以放心。”

后来张新杰上班的时候,周泽楷把这一百多平的房子摸了个遍,既没有电视剧里那种锁着的书房,也没有藏在某某角落的保险柜,可见张新杰的话可信度有多高。

三个月过去,周泽楷已经习惯了张新杰家里的地暖,然而对张新杰公司的机密还是一筹莫展。正思考着对付张新杰的方法,手机上就收到了来自张新杰的信息。

“晚上有公司聚会,晚饭你自己吃吧,我会尽量早些回来。”

如果抛开苍蝇和蛋的关系,周泽楷觉得张新杰真是最适合做男朋友的人了。这个人总是这样面面俱到,既不会让你感觉受冷落,也不会让你有被过分亲近的不适,该说的话一句不落,不该说的事只字不提。让周泽楷意外的是,张新杰不仅工作能力强,理解能力一流,家务也好,甚至还会做饭,他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变着花样给周泽楷改善伙食,三个月下来周泽楷已经开始嫌弃楼下的外卖了。来自敌人的糖衣炮弹太过猛烈,偏偏自己又是贪甜的苍蝇,真是失策。但是周泽楷依然不后悔从一沓目标文件里选了看着最舒心的那个,比起或脑满肠肥或聪明绝顶或花枝招展的中年人,和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张新杰相处,满意度绝对五星好评。

可是外卖还是要叫的,因为周泽楷一秒钟都不想离开张新杰家里的地暖。

临近十点的时候,张新杰回来了。周泽楷放下电视遥控器到玄关等张新杰。他不会说什么“你回来啦”“今晚怎么样”之类的客套话,平常就是站着等着张新杰下一步的安排,不过今天闻着张新杰身上的酒味,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喝酒了?”

“嗯,有点醉了,先去洗澡。”

表面上看起来张新杰并没有喝醉的迹象,钥匙门卡都按序摆在鞋柜上,外套搭在手臂上应该是准备带进浴室洗掉。周泽楷目送他端正地走向浴室,盘算着能不能趁他迷糊时候下手,可是他说自己醉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正想着要不要再灌张新杰酒,就看到张新杰站在浴室门口一脸委屈地和领带做斗争。

“小周帮我,领带把我的手指缠住了。”

“……”

看来是真的醉了。

最后周泽楷差不多把张新杰剥干净了才从浴室出来,没想到张新杰喝醉了之后十分听话好哄,问他喝了多少,和谁,为什么聚餐,全都一五一十老实交代。伴着浴室暧昧的水声,周泽楷开始在脑内准备一会儿要张新杰从实招来的问题,还有应对策略。

家里暖气给的很足,张新杰只穿着夏天的短袖睡衣,他没带眼镜,周泽楷清楚地看到他脸颊和微微上挑的眼角都被酒意和浴室的水汽熏得绯红,站在客厅墙边目光迷离,醉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周泽楷知道他为什么醉成这样还不去床上睡觉,因为距离十一点还有半个小时,他也要利用这半个小时来进攻这个终于裂缝的蛋。

可是当他的头转向沙发这边时,周泽楷没来由的感到紧张,他总觉得今夜要发生什么,而且还可能不是得到霸图核心资料功成身退这种大好事。张新杰站了足有一分钟才走过来,他在周泽楷旁边坐下,凑过来吐字清晰地问道:“还有酒味吗?”

周泽楷摇头,这大概是张新杰离他最近的一次,因为他感觉到有细细的气流擦过脸颊,那是张新杰的呼吸。

说起来他们也算名义上的恋人,同居了三个月,竟然连亲吻都没有一次,周泽楷不知道他和张新杰哪一方有性方面的问题导致这种柏拉图式的恋爱情况,不过他隐隐觉得,过了今晚可能就有答案了。

但是任何胡思乱想都不能阻挡周泽楷撬开张新杰的嘴,他又把要问的问题在心里过了一遍,开口道:“新杰……”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要问你。”

“……”周泽楷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主动说话还被打断了读条,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张新杰接下来的话。

“你是不是一个诈骗犯,专门骗取别人的感情和信任,却吝啬着自己的心,支出的感情比支出的语言还少。”

周泽楷不知道这是不是醉话,或者说他担心自己被张新杰发现了,毕竟没喝醉的张新杰看起来那么精明睿智;可是枕着自己大腿说话这种行为,实在不是没醉的张新杰干得出来的。

周泽楷本就语言匮乏,他刚刚打好的草稿也都在张新杰的三言两语后成了一坨乱码。他低头看到张新杰的眼睛,像海一样清澈又深不见底,也像海一样,让溺水的人难以挣脱。

他忽然想起就在前几天自己还问张新杰,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张新杰当时正在浇花,他直起身扶了扶眼镜,微笑着回答:“我此刻看着你的感觉,就叫做喜欢。”



或许有后续,或许没后续。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