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乙女】恋与阴阳师

1.1狐妖之子·初遇

文案(假的)


昨夜里一场春雨来得急切,将阴阳寮里尚青嫩的树叶洗掉不少,早上虽露了太阳,可是地面仍湿漉漉的泛着春日的清寒。

身量瘦小的扫地工拿着头部高粱穗茂密的扫帚努力同地上的残叶斗争,帮它们脱离地面水汽的黏着,顺便让它们可以和相同命运的同胞们凑做一堆,共同进退。

“呼,就快弄完了。”扫地工直起身子,拿起搭在颈上的汗巾擦了擦脸。她隐约看到大门方面来回走动的人影,想起打水的伙计和自己说过,今天似乎是有个大人物要来。能到天皇的阴阳寮来的,肯定是个厉害的阴阳师,要是能碰到他就好了,可以问问他怎样成为一名阴阳师,前提是他不像这里那些刻板无趣的糟老头一样。

不过自己就是个干粗活的扫地工而已,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近那些高贵的阴阳师,更别提和他们说话了。

扫地工心不在焉地挥着扫把,恍惚间看到一条白影从身边窜了过去,然后耳边就回荡起树叶摩擦飘落的声响。

“你是谁家的小狗,怎么能在阴阳寮里横冲直撞还破坏了别人一个早上的劳动成果!”满目狼藉瞬间点燃了扫地工的怒火,忍不住对着这条毛色奇怪的狗吼了出来。

“小白才不是狗,小白是狐狸!”

好在进入阴阳寮的第一天就被提醒过,发生什么奇怪的时都不要感到奇怪,扫地工的关注点并没有被狗和狐狸的区别以及动物说人话这种小事转移,她的心里只有被无情践踏的树叶堆。

“就算你是狐狸也不能这样!我为了这些叶子忙活了一个早上,现在被你弄成这样。”

“那真是抱歉,我没能管好自己的式神,给您带来麻烦了。”

低沉温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扫地工只觉得头皮一麻,毕竟从她在这工作起,就没在这个时间在这里见过活人。

更别说声音如此醉人的活人。

“晴明大人!”扫地工愣神的工夫,那只狐狸式神已经几个起落跃到了来人身边,扫地工回过头,看到了那个道歉的人。他穿着蓝色的狩衣,手握同色折扇,戴着和糟老头们相似的黑色高帽子,白色的长发束在身后,面容俊美,挂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他从容地站在阳光下,深邃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原来是阴阳师大人,那、那个……”扫地工微低下头,目光躲闪着不知该如何解释,忽然感到一只手落在自己肩头轻轻拍了两下,应该是安抚的意思。

那醉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他说:“既然是我的式神闯的祸,就由我来解决吧。”

扫地工追着那声音抬头,看到年轻俊美的阴阳师合拢了折扇搭在唇边,浅色的唇嚅动着,然后他垂下手,折扇指着落叶斑驳的地面轻喝到:“收!”

那些散落的叶子仿佛真的听到了命令,一片片井然有序地摞在一起,比之前自己扫得还要紧凑整齐。扫地工的目光紧盯着那些听话的叶子,不想错过这神奇法术的每一瞬间。那位名叫晴明的阴阳师也站在她身旁看着,直到最后一尾树叶稳稳落下。

心花怒放的扫地工转身对着那位阴阳师鞠躬感谢,起身时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再次落在了自己的肩膀,扫地工顿时不敢动,抬头时看到晴明正捏着一片嫩绿的树叶,八成是扫地时落在身上的。

年轻的阴阳师微笑着说:“这还有一片漏网之鱼。”然后轻轻把那片叶子放在了扫地工的手心。

扫地工一手扶着扫把,一手托着叶子,呆呆地目送那修长的蓝色身影走进更远的阳光里。

晴明大人吗?好耳熟的名字。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