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韩张】中山狼(上)

改编自著名寓言故事《东郭先生和狼》,欢乐向,ooc见谅。


韩文清睁开眼睛,入目是黄色的土地和棕色的马腿,他仰起头,看到马上坐着的人,背着箭提着弓,显然是出来打猎的。

过于接近地面的视平线让韩文清推断出自己的身高,大概只有三四岁的孩子那样,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保命要紧。于是他抬起手,试图让马上的人看到,以免马群冲过来误伤自己。

抬起手时韩文清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三四岁孩子肉乎乎的小手,而是灰扑扑毛茸茸的狗爪子。而且穿过爪子的视线远方,被众人簇拥在中间那人,正挽弓搭箭,不用想都知道目标是谁。

如果要用一个职业选手ID形容韩文清此刻的心情,只能是“小手冰凉”了。

如果张新杰在的话一定会以研究战术时的严谨态度纠正他:“队长,你这不是小手,而是老爪。”

不过韩文清深知,此时就算射箭的人是张新杰也没用,因为他稍稍垂眼就能看到明显非人类的被毛长鼻子,当然下面肯定还有张大嘴,新杰就算再熟悉自己也认不出来。

所以韩文清转身撒腿就跑,多了两条腿速度果然不是盖的,但是并不熟悉这身体的韩文清没能施展“之”字走位,以至于利箭破空之声结束时,屁股上袭来剧痛,韩文清的视线瞬间模糊得仿佛打了马赛克,他一边忍痛狂奔一边醍醐灌顶,明白了张新杰为何特别重视生命大和谐之前的铺垫。

多么痛的领悟!

韩文清不辨方向一通乱跑,回头看看那队卷平冈的千骑似乎已经被甩下挺远,但是地面上卷起的尘土和脚下的震动证明他们正在追来。

又撑着跑了几步,韩文清发现道上有个牵驴的人,手里拿着书慢悠悠地压马路。

仿佛看到希望,韩文清跌跌撞撞跑过去,扑通一声跪在那人面前,扬起前爪祈求道:“先生救我!那边有人追我!”

那人显然吓了一跳:“这狼会说话?”

韩文清也奇怪狼 怎么会说话,等等,狼,难道是东郭先生和狼的那个狼?

似乎摸清了路子,韩文清心下稍安,扫视一圈果然看到毛驴身上的书囊,不过目光定到先生脸上时,韩文清心里又开始小狼乱撞了。

这哪是东郭,这【哔—】分明是新杰!

张新杰cosplay的东郭先生显然也注意到了狼屁屁上的箭伤,刚刚韩文清为了逃跑方便把箭杆咬断了,但是箭头还狠狠地咬在屁股上,传递着不可忽视的存在感。

但是新杰先生十分冷静地给出答案:“我不能救你,你是那些卿贵的猎物。”

韩文清的心啊,哇凉哇凉的啊。

希望破灭狼生渺茫,韩文清努力思索如何挽回局面让张东郭救自己一命,忽然听到不知何时大喘气的新杰先生说:”我本不该救你,但是墨家以兼爱为本,就算被发现惹来祸患,我也会救你的。“说着就把驴身上的书袋拿下来倒空,敞着黑洞洞的口对着韩文清,”进来。”

韩文清也顾不得表示什么,抬爪子就往黑洞洞布口袋里钻。韩文清感觉头顶到了袋子,前爪也进不去了,可是张新杰在外面拍着他屁股催他:“你快进去。”

韩文清又努力往前拱拱,发现后面还是进不去,不得已退了出来,撞上张新杰不安的眼神,韩文清不由得心虚起来,因为刚刚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手拍在屁股上的感觉吸引了,毕竟他拍张新杰屁股的次数多,而张新杰如此理所应当拍他屁股这还是头一次,虽然情形比较梦幻。

“你后腿先进试试。”张新杰又撑开书囊,韩文清照做,然而大狼脑袋还是露在外面,可是韩文清已经隐约听到凌乱的马蹄声了。

不知是急中生智还是对寓言的记忆冲破时间的封锁,韩文清把自己紧紧蜷起来,四条腿抱着大尾巴,头也弯下来,让自己盘成短手指饼干的形状。

“把我装进袋子,快点!”韩文清说话声被身上的毛挡着,听起来闷闷的。

张新杰依言,撑着袋子费了一番力气终于把这头大狼塞了进去。他系紧扣带,把装满了狼的书囊安置在驴背上,地上的书也被他塞进袖子,随后他把毛驴牵到了路边,顺手捋了捋驴背上的毛。

马蹄激起满地尘烟,牵驴的人不得已掩住口鼻,看着打猎的人翻身下马。领头的人随即表明身份,并提出狼在何处的问题,顺便加以威胁。韩文清被闷在袋子里,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但能听到外面的对话,也能大概猜到双方的情形。

赵简子是什么人他不清楚也不在乎,但是张新杰和他辩驳时的冷静声音,简直比他讲比赛录像时还迷人。

那帮子人马终于被张新杰忽悠走了,张新杰也牵着驴往相反方向走,直到韩文清以狼敏锐的感官也察觉不到动静,他听到狼借用自己的声音发话了:“快放我出去!”

张新杰解开袋口的绳子,把条状韩文清倒了出来。

韩文清左顾右盼确认再无危险后,砰砰乱跳的心也安静了下来,他舒展僵硬的四肢,又把屁股凑向张新杰,“先生,这箭伤好疼。”

“你别动,我帮你处理一下。”

韩文清感觉到那只手又抚上了自己毛茸茸的屁股,但拔箭瞬间的痛苦打断了他脑中正在读条的危险想法。他扭过头,看到张新杰从袖子里掏出一小瓶应该是药粉的东西,洒在自己的伤口上。

一人一狼一驴一起休息了一会儿,屁股上的伤口果然不怎么疼了,劫后余生的喜悦让韩文清想要拥抱张新杰,可是一头狼想要做出拥抱的状态,场面就比较让人想逃跑了。

东郭先生被那狼突然扑过来的动作结结实实吓到了,但他敏捷地从驴肚皮下钻了过去,成功避开了突袭。小心翼翼地从毛驴背上探出头,张新杰看到刚被自己救下的狼正目露凶光,一瞬不瞬盯着自己,就像盯着一块会动的肥肉。

凭韩文清对张新杰的了解,他确定从驴后面人的眼里看到了恐惧,韩文清反省自己狼的样貌大概也是很凶的,不过他真的很想喊一句:“新杰我不会伤害你。”

不过显然语音功能并未开启,韩文清只能操作着狼身试图接近张新杰。

于是他俩绕着毛驴上演了一出“荆轲刺秦王”,直到韩文清的肚子响亮地宣告饥饿。

张新杰,或者说长了张新杰脸的东郭先生,搂着毛驴的脖子问:“你真的要吃我?”

韩文清真想敲着东郭的脑袋告诉他,我吃毛驴也比吃你强啊,怎么就不能领会精神。

东郭先生看着虎视眈眈的狼,也不想再做无意义的纠缠了,他提议:“现在的情况是,你想吃我,而我不想被吃,民俗说事情有疑问一定要先问三位老者才做决定,现在我们去找三位老者,如果他们都同意你吃我,我就任由你吃。”

然而从他说“你快进去”的时候,韩文清的思路就朝着非幼儿园方向前进了,他现在不想吃他,只想“吃”他,既然有吃的机会自然就不能放过,于是韩文清点头答应。

这和原来故事的剧情应该相差不大。

想到此处韩文清忍不住一个激灵,因为他想起故事的结局对于自己所扮演的狼来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悲剧。


当然本文的结局肯定是大写的HE,不甜不要小红心那种。希望小可爱们能多提意见,不然我也不知道要从哪些方面改进,辛苦你们。

顺便小声bb一句:别人撕逼我产粮,安利韩张路漫长。同好自有真情在,不怕丑人多作怪。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