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韩张】中山狼(下)

日头偏西,一人一狼携一驴在路上各怀心事心不在焉地走着。不幸附身中山狼的韩文清小狼君正饿着肚子盘算自己的狼生。

第一,自己现在与此狼共感,可以支配其行动,但是不能使用麦克风发送自己想说的话;

第二,长了自家副队面容的东郭先生应该和自己的情况类似,但东郭和狼都必须按照原有剧本照念台词,以便故事正常发展;

第三,自己应该想办法与新杰相认,然后联手改写剧本以免身为狼的自己遭人毒手变成一团需要打马赛克的模糊血肉。

总结出以上三条,韩文清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可是胃里却不能平静,受伤流血疲于奔命的狼已然饥肠辘辘,韩文清虽然有心猛虎乱舞扑向东郭的毛驴,可是一想到满嘴毛和生血生肉,一往无前的霸图队长也不想用这种方式挑战自己。

还是先静观其变。

走着走着路边一株老杏树融进视野,东郭张和老狼韩都顿住,随后负责推动情节发展的狼就开口道:“那个,老的,去问。”

东郭先生回头似想辩解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只留下一个轻飘飘的眼神。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张新杰这样的神色,那种仿佛置身事外的冷漠像是附加冰冻的利箭,一眼看穿。

一向认为自家战术大师和那些心脏不一样的韩队长,有点播一首《凉凉》的冲动。

东郭和老杏树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进了韩文清的狼耳朵,老杏树以自己被人类无度索取狠心抛弃为由,认为狼的忘恩负义稀松平常,而人的同类应当被吃。韩文清觉得老树有点道理,又觉得有瑕疵,正思考时张新杰走过来拍了一下毛茸茸的大脑袋:“走,去问下一个。”

新杰难道被说服了?

不明就里的韩文清跟着张新杰身后走,不一会儿看到本剧第二个审判官——老牛。然而狼还没来得及提醒,东郭先生就十分主动自报家门去了。韩文清突然发现狼已经有两句台词被意外取消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比如冬郭真的是新杰并且他认出了自己,还能够开启东郭的语音系统来加速剧情的发展。

韩文清有种buff加身且开了霸体的畅快感觉,信心倍增地看向张新杰,虽然后者一身粗布古装,但是在爱情的加厚滤镜下,简朴的学者和华丽的牧师一样闪闪发光。

苦情的老牛用悲情的语言描述自己一生的经历之后,怀着对主人的怨念给东郭先生下了被吃掉的审判。

并没有原故事中的愤恨恼怒不甘等神情,一副张新杰面孔的东郭没有一句闲话,牵过自己的小驴就接着跑剧情了。发现真的有戏的老狼乐颠颠跟上去,缀在东郭先生身后看张新杰挺拔的背影,内心不忘感叹自己的眼光为何如此优秀。

天色更暗了,不过狼的眼睛显然对黑暗的适应能力很强,韩文清仍旧能清楚的看到路上的一切,包括那个拄着拐杖慢悠悠走路的老头。

东郭先生叫住了那位老丈,韩文清也跟了过去,围观张新杰和老者讲述这一天的经历。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头,居然长得和肖时钦有点像,韩文清用自己的狼眼仔细瞧他,只觉得越看越像,甚至发现他说话都有些前后鼻音不分。

“你这么大一头狼,虽然瘦,也不见得就能钻进那个书袋子里,不如你现在给我演示一遍吧。”老肖头转过头对着韩文清说到。但是早就给自己剧透到大结局的韩文清知道,一旦进袋子就要挨揍,他屁股上的箭伤还在隐隐作痛,怎么可能去钻肖时钦的圈套。

韩文清走了几步慢慢靠近张新杰,目光里写满了真挚的恳求,甚至连毛乎乎的大尾巴都下意识摇晃起来。

可是张新杰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仿佛在对他进行考察。韩文清又靠近些,用脑袋蹭张新杰细长的小腿,随后他感觉到有温暖的手掌覆上自己的头,那个人的声音温和而清冽:“你有多久没洗澡了,身上的土都蹭我衣服上了。”韩文清仰头看他,在没有镜片的阻隔下看到了熟悉的平和目光。“不如和我回家,我给你洗澡。”

内心中涌起有如“重获圣宠”般的激动,韩文清直起身扑向张新杰,活像一直找到主人的大型犬。成年的狼直立起来也近一人高,韩文清平视着张新杰的眼睛,只想大声喊出他的名字,却像中了神圣之火一样难以开口,只能不停蹭着张新杰的脸颊表达自己的内心的喜悦。

“队长,队长。”

“韩队,韩文清。”

在自家副队长长达40秒的深情呼唤中,韩文清终于恋恋不舍地睁眼,看到熟悉的乌黑发顶,同时感觉到自己以一种四爪章鱼般不雅的姿态把张新杰圈在了自己怀里。

趁他愣神的功夫,张新杰已经成功脱离韩文清的禁锢,开始自动运行今天的时间表。韩文清看着他利索地穿衣,又陷入新一轮的僵直,直到张新杰戴上眼镜走近他,温声问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韩文清看着他,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给你一个希望祷言,快点恢复状态吧。”

说着,温软的唇就覆了上来,韩文清也没心思想什么东郭先生和狼了,大手按着张新杰的后颈投入这个自带buff的吻。

床边的闹钟声不合时宜地展示自己的存在,被韩文清一掌拍下。

新的一天,从成功吃到东郭先生开始。

——完——


开学第二周,心情复杂,在某人的催促下填了这篇,其他的坑大概要等天时地利人和才会更了。

顺便想问一下,新杰为什么这么好。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