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韩张】涛声依旧(上)

在微博上看到椰子太太写的秃头攻,就忍不住带入了自己家的……我真的是粉不是黑。

私心 @南霓弯 太太,没错就是正大光明的勾搭了

“文清,今天和我跑步去么?”

早上六点半,张新杰的询问准时在韩文清耳边响起。后者迷迷糊糊睁眼,含糊答道:“我想再睡会儿,你先去吧。”

回应他的,是张新杰放轻的关门声。

韩文清自从第十赛季退役之后就进了霸图的管理层,每天的工作不再是敲键盘做训练搞战术打配合,而是开会喝酒批文件签合同,应酬多了运动少了,肚子也一天天见长了。最开始的时候西装衬衫还能遮一遮,就算腹肌变成一块也只有张新杰知道。但后来愈演愈烈,皮带越来越短,同事见了也忍不住打趣两句。

刚开始韩文清还会主动和张新杰晨跑,后来工资高了工作多起来人也有理由懒惰了,再加上同事们大多身材还不如自己,韩文清身心都开始膨胀,变成张新杰主动邀请也会被拒绝。张新杰知道他每天工作也不轻松,有时候应酬晚了,临睡觉才会带着一身烟酒味回到家,便也不忍心每天提溜着韩文清早起,毕竟他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约束别人。眼见着曾经意气风发一往无前的队长逐渐走向中年发福的油腻老板的事实,张新杰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是完全能够接受,但是他们在一起已经八年多了,总决赛都走过那么多遭,总不至于败在一个计划之外的啤酒肚上。

张新杰一边跑步一边在内心说通了自己,顺路买了两份早餐回去。到家时果然韩文清还没起床,张新杰看着酣睡的韩文清,过多的酒局让他的脸色暗沉,眼角的细纹更明显了,张新杰轻轻带上门,独自坐到桌前吃早餐。

吃完饭刚好七点半,张新杰叫醒了韩文清就去俱乐部了。他们买的房子也在海边,离俱乐部不远,骑车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张新杰索性就从宿舍搬出来和韩文清一起住,如果韩文清早起,两个人还能一起去上班。

不过距离上次两个人一起上班。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已经是十一月底,离年底越近,韩文清的事情就越多,常常出差,很多时候张新杰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有时候,是张新杰开车去把一身酒气的韩文清从某某酒店接回来的,只是张新杰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像韩文清刚退役时候那样轻松地把人弄回家了,因为真的太重了。

这赛季张新杰作为霸图领队很少亲自上场,队长的职务也全盘交给了宋奇英,在队里更多起到引导的作用。没有霸图的比赛的时候,偶尔还会被请去给比赛解说。虽然已经在退役的边缘试探,但是日常的训练和复盘等张新杰都照常参加,每天都给队员们进行战术指导疑难解答,丝毫不会懈怠。

张新杰有时候晨跑会碰到宋奇英,如果家里准备了早饭就会带他回家吃。最开始宋奇英还会不好意思的拒绝,直到他尝了张新杰的手艺之后就再没干过那种傻事。

这天张宋二人带着清晨的凛冽气息开门的时候,韩文清刚从被窝里爬起来,顶着一头乱发和满脸胡渣,看到宋奇英之后才大爆手速系上睡衣扣子,让自己的肚腩不那么显眼。

张新杰见状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只得让韩文清快去洗漱,自己和小宋先开饭了。韩文清对着镜子刷牙,回想起来发现宋奇英的个子已经比张新杰还高了,完全是一个成熟的大小伙子了,再看看镜子里赘肉横生的自己,离他们的世界已经太远了。

想当初,自己才是站在张新杰身边的人啊。

韩文清穿好衬衫出来的时候,听到宋奇英小声问张新杰:“队长,你和韩队现在这样……”

“我们……挺好的。”

后来韩文清回想起张新杰这时候的语气,感觉像是让人说不出话来的苦涩,可惜当时他没有察觉到。

但是宋奇英的到来还是让韩文清有了危机感。有赖于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自律意识,岁月几乎不能在张新杰身上留下痕迹,他还是很多年前那样,只要穿得嫩一点就会被人认成大学生。以致于和宋奇英一起出现在画面里时,很容易让人想歪。

韩文清这天早早从酒局脱身,回家后积极洗漱干净,甚至连手机都调成了静音,因为他还记得这是张新杰定下的例行房事的日子,而且他们确实很久没做过了。

虽然有点意外韩文清还记得这回事,张新杰还是相当配合,各项工作都按部就班的进行。但是当韩文清看到张新杰瘦削的肩背平坦的小腹,再看看自己隆起的腹部以及全然没了紧致感的胸肌时,忽然就萌生了退意。想起他们上次,自己的身材还是比现在好一点的,可是做到后来真的就有种岁月不饶人的力不从心。

韩文清心思一动张新杰就感觉到了,他俯身和韩文清交换了一个长吻,然后尽可能温柔地说:“你要是不想,我们可以下次。”

为了男人的尊严韩文清也是不可能点头答应的,可是张新杰还在循循善诱:“你最近工作挺累的,也没时间锻炼,不如多休息。”韩文清觉得张新杰不是从前的张新杰了,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手段不适合他单刀直入一针见血的副队。韩文清还是没答应,于是张新杰又说:“如果你真的想做又不想太累的话,我们可以换一种形式。”

恋人的声音温柔轻缓,可是放大在韩文清耳边简直像是魔咒,因为韩文清瞬间就领会到来自张新杰的危险信号了,他甚至直接从床上弹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张新杰,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对方。

最后还是没有办那档子事,因为张新杰说还有会议提纲要写,就穿上衣服去书房了。

韩文清摸摸自己的肚子,沉默半晌,还是扯上被子翻身睡觉了。

元旦之后冬休期就正式开始了,张新杰可以有时间在家做饭抢boss,但是韩文清却忙的抓不着人影,甚至早上来不及吃饭就抓着外套出门,晚上再被代驾扶上楼。张新杰一个人也少了做饭的兴致,中午不是叫外卖就干脆去霸图食堂,省了淘米洗碗的麻烦。

张新杰有点想搬回宿舍住了。

韩文清一向酒品很好,但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喝多了找不到钥匙疯狂拍门,直到在半夜十二点把熟睡中的张新杰和邻居都惊醒。虽然只有一次,但是也记进了张新杰的小本本。

去全明星之前,张新杰把家里收拾好,然后叮嘱韩文清,如果工作太晚就在外面住,以免吵到别人。韩文清正在整理合同,头也不抬“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张新杰从广州飞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和他出门之前全无不同,连毛巾牙具的位置都没变过,当然不可能是韩文清恢复了当初的好习惯。

张新杰忽然就有了叹气的冲动,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老了,都学会多愁善感了。

春节之前还有一场常规赛,张新杰收拾好行李之后,顺手把那些公司之间同事之间礼尚往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摆放整齐,又问了韩文清这几天的日程,才放心出门。

比赛还算顺利,安顿好队员们,张新杰改签了晚上的机票先回青岛。他有点担心韩文清的身体,因为他昨天打电话说头晕,张新杰估计是有些高血压。

到家时候已近十二点,张新杰坐在出租车里都感觉睁不开眼了。试了三四次才把钥匙插进锁眼,可是开门之后迎接他的,只有满屋子熏人的酒气,以及韩文清暴露在月光下惹眼的肚子。

张新杰抓着门把手站在门口,韩文清均匀的鼾声敲打着他的耳膜,让张新杰的心都难受地皱缩起来,他还保持着开门的动作,视线全数落在仰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身上,屋子里很暗,可是张新杰却觉得自己看清了。

第二天韩文清被落地窗放进来的阳光唤醒,看看手表发现才七点。又门锁转动的声音,随后是张新杰拎着行李箱出现在视野里。

“回来这么早啊。”韩文清根本没睡醒,看着张新杰时手还无意识地抓了抓头,似乎有一种油乎乎的触感。

张新杰就维持着昨晚开门的姿势,他的脸色比宿醉的韩文清还差,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眼角粘着过多分泌物的男友,薄唇开合,冷声道:“韩文清,分手吧。”

 

TBC

评论(2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