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转校生(下)

双杰版同桌的你来尝一尝么

这是上

“早啊,新杰!”王杰希从后面三步并两步迈开长腿窜到张新杰身边,拍了一下他的左肩。张新杰下意识转向左侧时候,王杰希已经走在他右边了。张新杰失笑,推了推眼镜,回道:“早。”

“你在第十考场,应该是在三楼。”

“我知道,昨天去看过了,那个教室很好找。”

“那考完我在一楼等你,我们一起去吃午饭怎么样?”

“好。”张新杰爽快应下,随后郑重叮嘱王杰希:“写阅读理解和作文时候别太放飞自我,阅读按照套路分点答,作文尽量别写纯散文。”

“你就这么自信能赢我,还给我做考前指导?”

“我只是想和你公平竞争。”

年轻气盛的少年正是好胜心最强的时候,就算两个人表面上一派淡定其乐融融,实际上也是暗搓搓地互相较劲的。考试安排下达之后,王杰希和张新杰打赌,期末考试分低的那个,请吃一顿羊蝎子。张新杰欣然应战。

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打响,两个人准备期末的状态都相当好,班主任看着他俩啃书的样子暗暗高兴,估计这次考试成绩又能压倒隔壁班了。

成绩出来之后,王杰希以三分险胜张新杰,顺便蝉联班级第一。卷子发下来后,王杰希拿着张新杰的答题卡一张一张分析,最后拿着数学答题卡问自己同桌:“导数的第二问为什么不算完?”

“时间不够了。如果我算完这个就没有时间检查前面的题了。”

王杰希觉得这次的小题都没什么出彩,凭张新杰的水平错的可能性极低,不如把大题做完。张新杰知道王杰希一向是不肯放过任何一道能做出来的题,八成不能理解自己这种做法,便补充道:“虽然小题都不难,但是我还是习惯于更稳妥的做法。”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王杰希左手托腮,手臂拄在桌面,偏过头看着张新杰。

“我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明天告诉你时间地点。”张新杰隔着一层擦得锃亮的镜片回望他,忽然觉得两人之间像是充斥了一种暧昧的气体,随着呼吸让人有点心跳加速。

大概这就是大小眼的魔力吧。张新杰给了自己一个模棱两可的解释。

令王杰希意外的是,张新杰请客的地方居然是家里。假期的第一个周日,虽然比约定时间早了十分就到了地铁出站口,但张新杰已经等在那里了。小区离地铁站不远,看起来也有八九年了,虽然已经是上午十点,但是社区活动中心外,还是能听到老年人合唱的悠扬歌声。

张新杰家住六楼,门上连春联都没贴,可见是今年刚搬来的。进门就是客厅,布置得简单整洁,窗台很低,阳光铺上瓷砖有点反光,但显得相当宽敞。许是听到开门的声音,张新杰的妈妈从拉门里面的厨房走出来。

“王杰希同学是吧,真是个帅小伙,进来坐,你先和新杰玩一会儿,阿姨准备午饭。”她梳着年轻的齐肩的短发,笑容温柔和煦,若单看面容,张新杰同她有六分像,是亲妈无疑了。

门口的拖鞋是准备好的,茶几上的水果饮料也摆得整齐,厨房的拉门沾上了薄薄一层带着肉香味的雾气,能隐约看到新杰妈妈的蓝围裙。王杰希一时有些拘束,一双长腿好像不知道往哪儿摆。

张新杰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回神之后问:“你要看电视还是玩电脑,也可以去我房间看书,我们要十二点左右才能开饭。”

“那你打算做什么?”

“陪你啊。”

“……”

结果还是去了张新杰的卧室。

四米见方的房间,床上被子铺开,整洁得看不到一点褶。实木的书桌书柜组合,书柜从下往上第一二层都是些参考书还有字典,三四层是各种方面的杂书,看来主人涉猎广泛。书桌正中央放着笔记本电脑,指示灯忽明忽灭,应该是在待机状态。张新杰又搬了一把椅子来,两个人坐在桌前一边嗑水果一边看《夏目友人帐》。刚好第四集播到片尾,新杰妈妈过来敲门,招呼他们吃午饭。

方形餐桌一面靠墙,相对的两边各有两张椅子。桌上放着一大瓷碗的羊肉汤,香味四溢,四周还摆了几碟裙带菜之类的清淡小菜,赤裸裸的美食的诱惑。

张新杰率先拉开椅子坐在了靠墙的一侧,王杰希从善如流坐在他旁边,同桌人就是要整整齐齐。新杰妈妈盛好饭坐在王杰希对面的位置,开门见山道:“新杰爸爸是当兵的,从小就教他食不言寝不语那套规矩,不过我没有,如果你想聊天我们可以聊。请你来家里吃饭是我的主意,想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新杰的照顾,新杰从小就没什么小朋友主动找他玩,没想到转学之后碰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很高兴。由于他爸爸的原因,新杰的学籍其实早就调过来了,但是他爸爸没时间照顾他,我的工作一时不能来北京,所以才耽搁到去年年末。”

王杰希听她说张新杰的不合群,想起自己虽然是班长,但同学们对他其实也是敬畏更多一些的,一是自己做题的思路实在小众,所以他们很少找自己讲题,二是自己平常比较严肃,看起来不太好接近,三大概是大小眼的威慑加成了。至于成为妇女之友,那是个意外。

新杰妈妈讲了很多关于张新杰当年的糗事,家长总是对于孩子成长路上的特别经历如数家珍,认为是童趣的故事和人分享,但是王杰希转头就能瞥见张新杰红透的耳根以及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的窘迫。

看似无懈可击的张新杰在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也干着和其他孩子一样的傻事,这个认知让张新杰在王杰希眼里更加生动具象了,甚至多了一分孩子气的可爱出来。不过他现在不参与说话只顾着吃肉的吃货形象也蛮可爱的。

饭后新杰妈妈拒绝帮忙而是把两个孩子赶去午睡,不过等到张新杰准时睡醒,只收到了贴在茶几上告知自己去公司加班嘱咐孩子好好玩的便签。王杰希就带着张新杰去了王府井,在apm逛了一下午吃了晚饭才各自回家。

没多久张新杰就回老家过年了,又没多久就开学了,在距高考一百天的时候学校还搞了激动人心的誓师大会。之后的学习生活还是那样,不过王杰希下课时会迈开长腿跑去学校超市,回来之后就在张新杰的注视下,从宽松的校服里掏出各种零食,两个人一起消灭掉。有时候王杰希也会从校服袖子里抽出来漫画杂志各种与高考没有直接关系的读物,此类读物往往会在本桌同学鉴赏完毕后流传全班,作为平淡的备考生活的调剂。

上午的大课间学校还会组织跑操,比同桌高半个头的王杰希稳定在张新杰后两排的位置,因为转弯时能压住步伐都跑在内侧。这本来没什么,可是晚上在学校表白墙出现了一条:“高三二班倒数第四排最内侧那个校服很新的学长,我喜欢你。你跑步的姿势很标准,跑起来特别好看!”

消息被本班人发现后,火眼金睛的同学们迅速就找出了正确选项——张新杰。然而被表白人不为所动,专注于同桌给带的千层蛋糕。反倒是王杰希在班级群里感叹:“去年运动会的时候,表白墙上我的名字也上榜无数次,还不是至今没脱单。”

“班长醋劲儿真大。”

“说实话不怕被禁言啊哈哈哈哈哈!”

“说不准是吃谁的醋呢。”

“啧啧啧,腐眼看人基可还行?”

王杰希设了全员禁言一小时之后把手机塞进了桌洞,然后抄起水果叉将新杰今天留给他的水果填进胃里,试图让它附近的心脏也品尝到果糖的甜蜜。

天气渐渐热起来,晚自习有十五分钟的下课时间,张新杰和王杰希就沿着跑道散步,走两圈加上来回和收拾东西,时间刚刚好。在表白墙事件过去一周后,这天王杰希一边散步一边问张新杰:“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啊,聪明懂事负责任,大方正义讲道理。”

“那你喜欢我么?”

“喜欢啊。”

王杰希听他答得迅速又坦然就知道不是那个分红色的意思,只得解释:“我说的不是朋友层面上的喜欢,而是……恋爱层面的喜欢。”

张新杰闻言停下脚步打量王杰希,后者被盯得心里心里发毛,只觉得一时口快可能会导致自己失去一个朋友。可是张新杰开口却说:“综合你刚才的问题和表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想和我……谈恋爱?”

王杰希对这事儿并没有任何预想,此时也只能在张新杰明察秋毫的注视下诚实点头。跑道上几乎没什么行人,王杰希任由张新杰若有所思的看他,他也看着张新杰。漫长的沉默过后,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郑重道:“经过长达一分钟的考虑,我决定仔细考虑一下你的建议,这段时间我们还保持原来的状态可以么?”

王杰希当然同意,他后知后觉地感到心跳加速,仿佛那里有十只正在学走路的小鹿排队摔跤。不过好在张新杰说了考虑就是真的会考虑,就像他说今天会做几套题就一定会在晚自习下课铃响之前做完一样。

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在一模考试成绩下发的那天,期间他还是紧张尴尬过的,不过看到张新杰仿佛无事发生的淡定,他也慢慢平静下来了,反正总能做朋友的。

得到两个人并列年级第二的消息,张新杰趁着同学们陷入各自的情绪中而无暇旁顾时对王杰希说:“看在我们俩这么有缘的份上,我答应成为你男朋友了。”后半句他还是小声凑到了王杰希耳边才说出口,王杰希感觉心里的幼鹿又开始练习走路了,前赴后继地摔在他心上,和心肌碰撞出规律地声响。

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对劲的,王杰希冷静地问张新杰:“你也相信缘分吗?”

“因为对象是你,我才相信的啊。”

——END


晚自习下课两人往常一样在操场散步,学校里的丁香花开了,幽幽的香气像是要把人带进悠长又寂寥的雨巷。王杰希走着走着突然拉住张新杰的手,用平淡的语气说着抱怨的话:“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和没在一起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张新杰停下来看他,借着操场另一边的灯柱模糊的光亮。已经快到上课时间了,操场上零星的人也在往教学楼走,根本没有人会回头分给这里一点目光。张新杰拨开王杰希的手,面对着他双手搭在他肩上,嘱咐道:“别动。”然后他踮起脚柔软微凉的唇瓣轻轻印上王杰希的额头。

他收回手,端正地站在王杰希正前方询问当事人:“这回你还觉得和之前一样么?”

——真的没了这次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