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韩张】抢婚

.不能更文,记梗自慰。

认识了那么久,可韩文清还是第一次看张新杰穿红色。
像烈火,像春花,像鲜血,像韩文清所熟悉的沙场,可是那些红色,都比不上张新杰这身锦织缎裁的红,那么的,动人心魄。
天清日朗,惠风和畅,良辰吉日,最宜婚嫁。
嘉宾盈门,高朋满座,佳人在旁,等君一诺。
这分明不是说好的结果。

韩文清配着剑走近堂前时并未有人注意到,因为新人即将拜堂,相国公子和将军千金,皇上钦题的好婚事,谁都想做个见证,沾沾这洋洋喜气。
但是有个人不想,而且这个不想的人正脚踩红席,手按剑柄,鹰一样的目光勾着那人越发清瘦的身影。
韩文清突然跨步上前,长臂穿过张新杰腋下,揽着他的胸口向后飞掠。电光火石间所有人齐齐愣住,他们只看到男人不善的脸色,和架在新郎颈上雪亮的剑锋。
韩文清架着张新杰一步一步倒退,他看到掀开的盖头下女孩娇美却惊诧的脸,他听到堂上双方家长愤怒的质问,他感受到怀中人的心跳和温度,他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可他没停下。
他怎么能停下。
为了家族也好,圣命难为也罢,没有什么理由能拆散你我。
“你准备好了吗?快到门口了”韩文清听见他的人质低声说。
这一百零七步出门的路,他不知为此计算了多久,既然不顾一切地做了,那就要一个求仁得仁的结果。
“我手中有剑,门外面有马,谁也别想拦住我。”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