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式神学院】双十一就该卖室友(下)

接上文,还是欢脱的剧情和甜蜜的走向。

来自三人寝深深的恶意。


辛苦吃土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说的就是双十一败家节了。

但是购物归购物,毕竟是周五,课还是要上的。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尽心尽力的班长,判官提前不少来到教室,给老师端茶送水捏肩捶背好不周到。

阎魔一边享受着大弟子殷勤的服务,一边翻着自己还没清空的购物车。

判官一边告诫自己不能窥探他人隐私,一边默默看着阎魔满满当当的购物车。

然后做贼心虚地问:“老师双十一买什么了么?”

阎魔头也不回答道:“再说一次,不要叫我老师。”

“好的,老师。”

阎魔回头甩了一记眼刀。

判官瞬间收手立正:“我错了,女王大人。”

这个称呼显然无比受用,阎魔伸出纤细的手掌揉了揉判官白茸茸的发顶,“真乖。”

判官有把头顶的毛剪了收藏的冲动。


下午没课,鬼使黑要带鬼使白出去吃。但毕竟是以光棍节的名义出去,总不能忽略掉宿舍里另一条光棍。

鬼使白问要不要一起的时候,判官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但一想到因一双长靴即将到来的吃土岁月,判官又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反正是鬼使黑掏钱,我就勉为其难再吃顿好的。


在校门口等公交的时候,鬼使黑一直在鬼使白耳边唠唠叨叨,诸如“弟弟我们今天吃什么好”“要不要多买些甜食回来你喜欢吃”“晚上回来一起去跑步吧,今天空气质量还挺好”“明天去图书馆带上我啊,别老是一个人”“你们最近学什么呢,有没有同学欺负你啊”

判官面无表情地听着鬼使黑通过言语表达哥哥的爱,不禁奇怪鬼使白到底对鬼使黑做了什么,把他从一个好战暴力分子变成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五好同志的。

这厢判官脑洞大开呢,那边并肩走来两个高大英俊的式神。

“茨木老师好,酒吞老师好。”鬼使白总是礼貌温文的。

茨木童子是鬼使白的老师,而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又像绑在一起的支付宝和银行卡一样,所以认识一个免不了另一个也认识。鬼使黑入学时其实是妖刀姬带的,但是好战分子之间难免有些摩擦。不过自从弟弟入学以后,鬼使黑一身匪气收敛得几乎无影无踪,相形之下,对面光棍二式神组显得很是危险。

但是鬼使黑毫不在意,他看了看换了一身新衣服几乎在发光的茨木童子,附在弟弟耳边说:“你们老师裤子是不是穿反了?”

鬼使白低低地回他:“嗯。”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而无趣的,无趣的时候自然就要找乐子。

于是一身匪气的茨木童子看见了判官,拉着他的挚友开始找学生的乐子。

“你是地府二班的班长吧,我记得阎魔老是提你,那话怎么说来着?”

“挺可爱的孩子非要带着眼罩装三无。”酒吞童子无比配合,两式神这是要说相声的节奏。

判官没想到阎魔是这么看自己的,瞬间脑内剧场开幕。

但幕布还没拉开,就听见对面老师问道:“你室友卖出去了么?”

判官:“!”

鬼使黑:“!!!”

鬼使黑:“判官,咱俩同居三年多了,你竟敢卖我。”鬼使白闻言微微皱了皱眉。

“哎,有点自知之明,全校学生暴力输出榜前三名年年都不少你,你以为谁敢要你。”为老不尊的茨木童子分明就是来挑事儿的。

判官感觉鬼使黑身上黑气噌噌往外冒,但想起这弟控无形中坏自己好事也有点火。好不容易把多少勾玉多少门票多少优惠券都商量好了,结果对面买家后知后觉地来一句:“鬼使白,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诶,他和鬼使黑什么关系?”判官只得老大不愿意地诚实回答:“鬼使黑是鬼使白哥哥。”“啊,”判官能想到对面式神脸色一白,“那这好交易还是留给别的幸运式神吧,耽误您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啊呵呵呵……”

一连几个都是这样,台词都不带换的,判官当时只想提笔在鬼使黑头上写个“死”字以泻心头之愤。

但是面对危险室友“你敢卖我弟弟”的质问,判官心里有些虚,虚得有些怂。

眼看着就要拔刀,鬼使白扯了扯他愤怒的哥哥的袖子:“车来了,我们上车吧。我想吃石锅拌饭。”


公交车上只听得前排茨木酒吞一对挚友一口一个“吾友”有说有笑,分明是两根光棍却快活得好似女友就在身边。而后排的气压简直要比天邪鬼黄的身高还低,鬼使黑的脸色只怕比镰鼬的面具还难看,于是判官很怂的方了。

“你在生气么?”鬼使白轻声问鬼使黑。

鬼使黑别过脸,大概是不想让弟弟看到自己黑着脸的样子。

“其实那个推送我看到了,但是我没在意。”鬼使白翻过鬼使黑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掌和哥哥的合在一起。“你这样在乎我,我很开心。”

他的眼底漾起水波般温柔的暖意,唇角微微勾起,面上一派清雅的笑意。

“哥哥,他把我卖给谁我都不会在意,”五指偏移,滑进那人的指缝,稳稳地嵌进去。“因为我只在乎你。我只要你。”

那最后四个字,他贴着他的耳廓在说,声音压得低了,好像有一只小虫子随着声音钻进了耳朵,钻进了心里。

鬼使黑收拢五指,紧紧握住鬼使白的右手,学着他的样子说:“弟弟,我永远都爱你。”


于是喜滋滋的兄弟俩吃了顿甜蜜蜜的饭,逃过一劫的判官觉得变身萤草的蒲公英还不如和鬼使黑干一场来得痛快。

你看看人家,光棍节携弟弟脱单。再看看自己,光棍节和人出去吃饭结果吃了一嘴狗粮。

晚上兄弟二人果然去了学校的操场啊小树林啊人行道啊散步,回到宿舍鬼使白洗了澡就爬上了自己的床,不成想极速洗了澡的鬼使黑也爬上了同一张床,扯了个团子在怀里,和自家弟弟并肩坐着。

鬼使白把购物车里一黑一白两条同款围巾付了款,算是踩上了双十一的尾巴。

鬼使黑看着弟弟专心致志的呆萌样子,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对着那光滑白皙的脸蛋“叭”亲了一口。结果鬼使白蒙在那里还没反应过来,鬼使黑先把自己埋进弟弟床上白团子堆里了。

只能独自过节的判官独自坐在桌前裹着毯子抵挡寒气和恋爱的酸臭,在微信上苦兮兮地和阎魔控诉鬼使黑带自家弟弟走上不归路的罪恶行径。

“女王大人救救属下吧。”

“哦(二声),这本王可救不了你。"

"不过,

我可以,

带你脱单。”



(地府一班的班长是跳跳哥哥,地府二班也就是地府不一班,班长是判官。判官和鬼使黑同届,他俩之前就是同宿舍,后来鬼使白入学,鬼使黑找清明副校长把弟弟弄进了自己宿舍。)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