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三日鹤】浸墨

.题目和文没什么关系,就是一个片段
.脑洞来自p站太太的图
.黑化鹤丸,大写的OOC

“站住!”
那抹白色的身影稳稳顿住,却是头也不回地问:“三日月大人不远千里追了一路,还真是惊到我了。”声音慵懒,掺着一分不耐烦。“只是还不知您到底有何贵干?”
“自然是来捉你。”
“捉我?”
他转过身,双手扶着帽沿,将兜帽轻缓地摘下。满月清辉落在他耀眼的银发、纯白的衣袍,整个人都隐隐的泛着清光。
没有风声,没有虫鸣,连呼吸都被迫回胸中。
不知是因为那无形的气场,还是因为太过惊人的美好。
不知过去的,是一瞬还是三秋。
三日月紧紧盯着那个人的动作,修长的手指不自觉抚上腰间刀柄的纹路。月色极好,以致他看得清那人如画的容色,还同当初一样。
只是他的眼睛,不再是熟悉的阳光般清亮的金色,而似是泼进了最浓稠的墨,汪成了漆黑的深潭,足够湮灭所有光彩。
“你要捉我,我却不知犯了什么错,要劳动天下五剑来捉拿。”
“从出来到现在,你杀了多少人,没人比你更清楚。”
“他们自相残杀就没错,死在我手上就错了,真是不公。”
“他们本不该死。”
分明都是再平静不过的语气,再淡定不过的神情,可是就有那么一种压抑的氛围,像是剑拔弩张的一刻,空气在无声地蜂鸣。
导火索已燃到最后,受热的火药开始反应,只等加热空气爆破束缚的一刻。
“锵!”
金属相碰的脆响炸开,雪亮的刀身反射月的华彩。
利刃破空、衣袍翻卷、金属相击,种种声音交织一片,宣告了一场沉默的战斗。
那明月似是看腻了打斗,径自渐渐西行。

终于一切杂音都停止,胜负已分的一刻被定格,只有刀身因为太过激烈的碰撞还在兀自嗡鸣。
“你输了。”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平静依旧。他锋利刀尖抵在那人胸口,用力握紧刀柄,似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你的任务就是捉我回去是么?”
三日月宗近看不清那人墨染的眸子,却不由自主地诚实点头。他看到那人唇角忽然扬起明艳的笑容,只一个晃神间,那笑容就被溅上了血污。
手上陡然感到的重量瞬间便消失,有什么在顺着修长的刀刃流淌,然后,是晨露落地般的声响。
那人一尘不染的白衣终于还是沾了太多的鲜血,像受伤的鹤,孤绝清傲,却也不堪一击。
“鹤……鹤丸……”
三日月宗近瞬间被茫然无措层层裹紧。他拥有绝对的力量和自信,他维持公正和秩序,他处置处决过很多犯人,他本以为这次也能一样的。
唯一的不同,只是那个人他熟识。
或许也并不熟识。
“三日月宗近,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鹤丸国永嘲弄地看着三日月宗近颤抖着想要触碰自己的手指,三日月宗近一向自信雍容,没想到连区区死人的场面都要害怕。
真是可笑。
即使我输了,可你也没赢到什么。
唇角有血蠕动着流下,又暖又痒。
右脸颊逐渐消散冰凉的触感,又是来自谁呢?

@Humptydumty
剧场(伪)
我:我觉得自己爬墙太快了
友:你终于察觉到了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我:恨不能平坑。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