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霸图的秘宝(二)

脑洞产物,不定期更。            这是一


终于找到一户人家肯留宿他们三人一马车,是一对年逾五十的热情夫妻。

“这西屋是我家丫头出嫁之前住的,不大,你们就凑和一晚吧。”好心的大娘叮嘱了几句就去安顿车夫,王张二人又道了谢,而后合上了房门。

农家夜里不做活便不会点灯,屋里很暗,能做的事情只有睡觉,况且王杰希也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为了张新杰,他已经将近三十个时辰没有睡觉了,就算内功深厚这样下去也是熬不住的。

而“罪魁祸首”倒是自觉爬上了床,还忍不住评价:“这被子好薄。”

王杰希也摸到了床边脱鞋上床,反问张新杰:“你内功那么厚还怕被子薄?”

“怕。”

总算双双躺下,张新杰侧身躺着问王杰希:”你不绑我了?”

王杰希摇头,“你睡在里面,一有动静我就会醒的,你跑不了。”

“那好,我睡了。”

张新杰话音刚落,王杰希就听到了绵长均匀的呼吸声,也不知道这个自称二庄主的人是对自己多放心,才能如此毫无防备的入睡。不过王杰希的思考也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很快沉入的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杰希感觉身边的人有了动作,想他果然还是要逃跑么?王杰希睁开眼,感觉外面应该是子时过半了,房间里一片昏暗,侧过身还是看不清张新杰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他并没有起身,而是摸索着什么。王杰希还没想通他是要做什么,就感觉到一只手摸进了自己的被子,随后手的主人也跟了进来,整个人缩在王杰希身边汲取这边的温暖。

看来他是真的怕冷。

得出结论后,王杰希将被子紧了紧,继续合眼睡了。


王杰希醒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在床上打坐了。王杰希不想打扰他,就去外面打水洗漱,想到张新杰这个时候看不见,又帮他打了水回房。简直像个侍从。

王杰希站在门口看张新杰运气打坐,能够感觉到他的功法很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没多久张新杰便轻轻呼气,张开了那双在白天没有焦距的眸子。

“我给你打了热水过来。”

“谢谢。”张新杰一边应他一边伸手在床边摸自己的衣服鞋子,睡前他会把衣物放在固定的地方,估计是王杰希下床的时候不经意放到了一边。

王杰希见状有些于心不忍,便在水里拧了帕子走到床边,“伸手我把帕子给你,你自己擦脸。”

好不容易穿上鞋的张新杰仰头看着王杰希的声音来源,回答道:“可是我手脏。”

王杰希真的被他摊着手纠结无奈的样子弄到没脾气,只好左手扶住对面人的下巴,右手用浸了热水的温热帕子给张新杰擦脸,完全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侍从。擦完脸又拉过张新杰的手,一双细白修长的手仔仔细细擦了一遍,这才作罢。

“我三五岁的时候我娘就这样给我擦脸擦手的。”被伺候的人显然很舒服,甚至回忆起了童年往事。但是王杰希却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你不是每天都要我帮你洗脸吧?”

“你把我送回去当然就不用了。”张新杰小心地扶着墙走到门边,笑着回答王杰希。但是没收到想要的答案的人已经去门外倒水了。

早饭是简单的清粥小菜,这家的男主人已经下地干活去了,女主人陪着两人吃饭,不时瞄着张新杰,笑着说:“这小伙子可真俊啊。”

饭前张新杰就宣布了自己吃饭不说话,说话不吃饭的习惯,而且他也看不见,只能捧着碗喝粥,王杰希偶尔夹一点菜到他碗里。那位大娘如果夸他,他就抬头笑一笑然后继续喝粥。相比之下,王杰希确实很会来事儿,和大娘聊得相当融洽,乱七八糟的借口编了一堆,一般人却也不容易从中挑出毛病。

临走时大娘还从自己家柴火堆里挑了一根长而结实的木棍给张新杰,对于这么好的孩子却是个瞎子感到无限惋惜。张新杰也没拒绝,道谢之后便收下了。

马车走出村口时,王杰希问张新杰为什么要带着这根对他来说作用不大的棍子,张新杰皮的很,答非所问道:“你留了二两银子,还不够我收一根木棍么?”

“……”

“其实有的时候,拒绝别人的好意是很残忍的事,就像你故意不叠被子,而把银子藏在枕头下面,不就是怕他们不接受么?”张新杰转头“看”着王杰希,“所以我收下了她的好意,我们就都收获好意而互不亏欠了。”

王杰希心想大概不能这么算,可是张新杰的话又没有什么不对,就开启了别的话题。

或许只是因为不忍心拒绝吧,后来补充的只是用于掩饰的借口。不过已经没有人去细想了。

马车颠簸一天,终于在日落之前进城了。

TBC


大半夜敲字可能头脑不清醒,如有问题麻烦指出【摊】。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