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红豆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设定,风里雨里评论等你


城南的张家是城中最富贵的人家,家里有祖上兢兢业业攒下的基业,到了这辈儿,大儿子高中进士在京为官,二儿子接管家业生意兴隆,唯独家里最宝贝的小儿子虽有满腹才学,却自幼缠绵病榻。多少大夫看过都说是先天不足,根治不了,可是外头人却说,是这孩子挡了家里的劫难,才让他们家这么顺风顺水。张家人不信那些有的没的,只是越发宠爱自家这个命途多舛的孩子。

因着这个生来便体弱多病的孩子,和张家人最熟的,不是什么城中富户和高门子弟,反而是本城世代行医的王家。老王大夫家的儿子王杰希和张家的小儿子张新杰年纪相仿,张家这个宝贝疙瘩的病一直都是由老王大夫瞧,且这位老大夫医术高超,把人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也不止一次,张家人也分外敬重他。

自打王杰希能背药方开始,就被自己老爹带着四处看病人,见得最多的当然是张家的小少爷。张家上下见王杰希小小年纪倒冷静沉稳,且聪明好学,便也不拦着他和张新杰一起玩儿,老王大夫也说:“令公子病本在心藏,我家小子与他年纪相仿又通一点医理,既能帮他解闷儿,也能看护着点儿,若是真惹了事您就帮我教训了也无妨。”于是王杰希便天天去张家坐上一个时辰,既能看看张新杰的情况,又能交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

后来张新杰大一些了,请了先生到家里教书,就把王杰希也叫来一起,两个孩子都聪颖通透好学,先生也乐得倾囊相授。

这天王杰希来得比平常早些,张新杰也已经坐在桌前看书了。

“新杰,”王杰希轻手轻脚走过去,扒着张新杰的书桌神秘兮兮地说:“你把手伸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张新杰依言伸出白皙细嫩的的小手,王杰希就把自己手里已经捂热了的东西放到了他手心。

“红豆?你从哪儿弄得?”张新杰的眼睛微微发亮。

“从我家药房里面偷偷拿的。”王杰希的笑容里多了一点骄傲的意思。

“那红豆在中药里面是什么作用呢?”

这可正中王杰希下怀,他答道:“《本草经集注》中说它主下水,排痈肿脓血。味甘酸,平温,无毒,主寒热,热中消渴止泻,利小便,吐猝,下胀满。”

张新杰基本没听懂,只是赞道:“杰希好厉害啊。”

“不过我送给你这个可不是想给你药吃。”王杰希卖了个关子,又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张新杰便追问:“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昨天读了一首王维的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

“聊什么呢,这么投入?”

王张二人都没注意到有人进来,回头看原来是先生捋着胡子进来了。他看到张新杰手心上红色的豆子,还拿起来仔细瞧了瞧。

“这不是赤小豆么,你们从哪儿弄得?”老先生笑呵呵的,似是回想起了这小东西煮粥时的美味。

“先生,这个不是红豆么?”张新杰显然听出了差异。

“哈哈哈这个也叫红豆,不过和王维的红豆可不是一样的。这个红豆啊,是药食同源的好东西,而王维的红豆是不能吃的,因为王摩诘的诗而被称作相思子,长在南方的高树上,其木材却是打家具的好材料。”老先生笑呵呵地解释,两个孩子倒也没有认错的尴尬,只是红着小脸相视而笑。

“既然已经说到红豆,那我们今天,就从王维的的《相思》讲起吧。”


张新杰从小就身体不好,是以很少出门,即使张家的宅子够大,十年来也是每个角落都被张新杰摸遍了。好在近两年调养好了些许,赶上好天气先生又肯早放课,王杰希就会领张新杰出去玩。张新杰上面虽有两个哥哥,却都大他许多年,王杰希是和他年龄最相近的小伙伴了,两个人一起长大,情谊格外深厚。

最开始他们出门,张家要派三四个小厮跟着,王杰希看这阵仗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但是张新杰见什么都新鲜,王杰希就陪他在街面上逛。路边有个卖糖人的大叔,见张新杰一直围着看就照着他捏了一个,眉眼神态栩栩如生。那边的小厮也机灵得很,给小摊老板递上铜钱,张新杰就接过那糖人,却还是不走,目光明亮地看向摊主:“可以给杰希也捏一个么?”

那摊主看这孩子生得乖巧好看,也是心生欢喜,笑着应道:“好嘞,您瞧好儿吧。”

张新杰小手接过第二个糖人,“扑哧”笑出声,王杰希问他怎么了,他就笑着说:“杰希的糖人是个大小眼。”王杰希虽然平常没少被人说,可这是张新杰第一次笑话他,不由得就皱起眉来。张新杰见他不高兴了,就拿手肘碰王杰希,“对不起,把我这个给你笑好不好?”王杰希比张新杰高大半个头,微微垂着眼看他,然后从他手里接过糖人:“那就原谅你吧。”

那天他们在街市两旁人的注视和赞叹中逛了半个下午,还买了绳子木材回来,在张家后院架了个秋千。张新杰虽然高兴却也真的累了,回屋就沉沉睡下了,王杰希也抓紧回家去背《黄帝内经》了。

秋千架的绳子换了好几次,木架也被风雨侵蚀出了斑驳痕迹。张新杰只是偶尔来这里坐坐,多数时间还是在房间里避风。王杰希从十八岁开始,就正式替老爹管自家药铺,而张新杰身体好一些的时候,也学着帮二哥看账本了。但是王杰希还是每周至少去张家看张新杰两次,一是为了看张新杰的身体状况,二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

日子就这样过了三年,小王大夫的精湛医术传遍全城,年纪尚轻就已如此,大家都说将来定比老王大夫更能济世救人。只是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更多的,不是王杰希的光明未来,而是张家小少爷的身体。

入冬以来,天气一日冷似一日,北风一天寒似一天,张家的小少爷那日出门不小心着了风,没想到引发了自幼的心疾,就此一病不起。王杰希连药铺也顾不上,全都扔给老爹,整日在守在张新杰床前,手里捧着伤寒论希望能想出更有效的方子。

这病来得猛烈,张新杰大多时候都是昏睡着的。他一向身体底子就不行,一点儿折腾都经不起,这次染了风寒,又赶上连日的风雪,整个人清瘦了许多不说,也没什么精神。王杰希见他虽然退热了,可是一颗心还是高高悬着,他从八九岁就跟着自家爹看了各种病人,生老病死每个人都逃不了,就算医术再高明也有治不了的病、救不了的人,王杰希看过太多人临终之前的样子,他心里隐隐觉得张新杰的状态实在不好,可是他不敢往这方面想,张新杰才刚刚及冠,那么广阔的天地他都没有见过,人间情爱的滋味他还没尝过,他还说春天时候带他去采药,给他们的秋千漆上涂料。

王杰希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怖。

他不想他死。

在两代王大夫的共同努力下,张新杰可算熬过来那个冬天。张家上下都相当高兴,可是王杰希每次提起张新杰,自家老爹总是忍不住摇头叹息。

王杰希揪着心过了大半年,夏天时候张新杰稍微好了一些,王杰希见他有精神,就腾出时间变着法儿哄他。张新杰知道自己占了他太多时间,心里过意不去,但也从来不赶王杰希走,毕竟,相处的日子,过一天就会少一天啊。

秋风又起的时候王杰希的心又悬了起来,张新杰早早便躲进了被炉子烘暖的房间里,可是命运这种东西,又怎么能是简简单单便躲过的呢。

“王大夫!王大夫!您快开门随我走,我家少爷他……”

王杰希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服拎着药箱便随着张家的小厮走了,天还没亮,北风夹着雪片往人身上招呼。王杰希根本顾不得冷,一路小跑到了张家。张新杰的亲人们都守在房间内外,王杰希一边问张新杰的情况一边把手指搓热,进屋给张新杰切脉。

本该是意料之中的,却又像是意料之外。

“等天亮了把我爹找来吧。”王杰希低着头不想面对张家人期待的神色,更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灰败的面色。“我先去厨房熬药,你们不要都聚在床前,注意通风。”

等老王大夫来看过以后,张家上下老小都从他再谨慎不过的措辞中听出了不详的味道。

张家的老爷子,张新杰的爷爷倒是看得开了,他捋着花白的胡子,叹道:“新杰这孩子本就是不足月生的,全家人都以为他活不了两年,没想到有你们爷儿俩尽心尽力地照看着,也活到了二十岁,我们全家也都知足了,知足了。”

张夫人一向最宠自己这个小儿子,此时已经开始抹眼泪了,嘴里顺着老爷子的话念叨着:“是啊,他从那么小一点长到现在,会说话能走路,还读书写字,还能管账持家,知足了,知足了啊!”

张新杰几天来醒的很少,他睡着了王杰希就在床边守着他,他醒了王杰希就给他喂药,然后换张家的人来和他说话,或者说,交代后事。

这天天清气朗,若不看地上的积雪根本看不出是冬天。张新杰意外地天亮就醒了,王杰希端着药进门时候,张新杰正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我今天不想喝药了。”张新杰歪着头对他微笑,王杰希也回以微笑,可是笑着笑着却红了眼眶。

“我想出去走走,今天阳光很好吧。”

王杰希扶着张新杰下了床,给他穿衣梳头,然后去厨房通知煮一碗稠粥来。回来的时候张新杰招呼他:“你把手伸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王杰希依言伸出手去,他的手掌温暖修长,染上了草药苦涩的清香。张新杰把手心里攥暖了的东西放到王杰希的手掌。

“这是广东的红豆,那种能打家具的高树上长得。王维在诗里形容它,”张新杰稍稍踮脚凑到王杰希耳边小声道:“此物最相思。”


后来张新杰没有葬进张家祖坟,张家人根据他的要求选了一个背山面水的清净地方。开春的时候王杰希第二次去那里,在土坡四周撒了一把红豆,入夏的时候竟然真的冒出几株碧绿的小苗来,王杰希又惊又喜,上山采药时候就过来看看,可惜凛冽的秋风一刮起来,那不到王杰希小腿高的几株小苗便受不住纷纷凋零了,就好像……那个人、以及他们的之间的感情一样。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篇大概是“看《中国唱诗班》有感”吧,《中国唱诗班》真好看15551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