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发情期

王a张o,学步车

王杰希是被一种香甜的味道唤醒的。等到他完全清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卧室里已经全然被那种香气霸占了。王杰希很熟悉这种味道,因为这是张新杰信息素的味道。
张新杰的发情期和他的作息一样规律,每五十天一次,一次三天,王杰希习惯在一次发情期过后在台历上数出五十天圈上,以做准备。他轻轻下床看了一眼台历,果然。
张新杰发情期的时候不会像某些书上说的变身饥渴的恋人,他只是会比平常睡更长的时间,就像现在连王杰希都下床了,他还裹着被子睡得香甜。王杰希看着他的睡颜,呼吸着掺了中等浓度信息素的空气,不自在地舔了舔嘴唇。
不过王杰希并没有像书上那些不懂克制的被omega的信息素一撩就饿狼般扑上去的alpha,相反,他轻轻走出房间关上门,先在门外呼出一口还带着甜味的浊气,顺便无视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走进了洗漱间。毕竟打扰了张新杰的睡眠,并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事情。
张新杰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不对,但是当他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时就觉得没什么不对了。旁边的被子已经没了温度,王杰希应该起来有一会儿了。他坐起身,还是觉得迷迷糊糊地想睡,这种困意比发情时的情欲还要汹涌许多。这时王杰希手里拿着暖水浸过的湿毛巾进来了,他本来打算给新杰擦脸的,因为发情期时张新杰的起床时间完全随机,他也不止一次给睡梦中的张新杰擦脸。
“醒了?”王杰希还是进来给张新杰擦了脸和手,“出来吃早饭吧。”
“嗯。”张新杰点点头,发情期的身体有些沉重,好在周密如王杰希时刻看顾着他。张新杰没什么胃口,堪堪喝了半碗粥,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也被信息素影响的心猿意马,但是他并不想表现出来,只好埋头吃饭。张新杰觉得倦,于是又躺回了床上,再睁眼时看到王杰希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毕竟是一个正常alpha,自家omega发情期……张新杰虽然只想睡觉,但还是向王杰希发出了邀请:“想要吗?来吧。”
既然张新杰都发话了,王杰希也不打算装和尚了。他一边走过去一边两下脱下了上身的家居服,在床边时俯下身去剥张新杰的睡衣。后者顺势抬起胳膊交在他颈后,温度略高的唇也凑上去贴住他的,不着痕迹地碾磨。
遮光窗帘尽职尽责地营造了昏暗了室内环境,王杰希的信息素也逸出来和空气中的另一种味道纠缠一块。王杰希回应并加深了这个亲吻,一手揽着张新杰的腰,一手扒下了他的睡裤和内裤。指尖扫过臀缝的时候,好像能感觉到浅浅的湿意,作为一种不自主的,无声的诱惑。
张新杰大度地放开了王杰希的唇舌,倚在床头仰躺着任由王杰希在自己身上动作,天生的体质问题他对ao的信息素反应都相当迟钝,靠睡觉就能安然度过发情期,他自己觉得这样挺好的,就是作为他男朋友的王杰希最初不太开心,但是他们都很清楚,这样恰恰能够证明他们的感情基础是实实在在的情意而不是被信息素勾出来的情欲,这样相当让人安心。
但是算不上坏处的方面也有,就在王杰希专心致志地开拓好打算进入正题时,作案工具却被张新杰握在了湿软的手心。“我们做一次,然后就睡觉好不好?”虽然此刻他的脸庞胸膛都是情动的红晕,语气也卸去了平时的清冽平稳,但是及时抓住别人命根子的手还是很有威胁的。所幸男人一旦上了床都好说话,即使是王杰希这样的十佳男友也不例外。他亲亲张新杰的眼皮,好不抵抗地答应:“好,就一次,让你睡觉。”
男人在床上的确好说话,但是说得话也多半不可信。王杰希本想着若是放张新杰睡了今天可能也没有第二回了,不如一鼓作气,反正就目前情况来看,张新杰还是很享受的。但是很快他觉得这个计划应该是要破灭了,因为那撩人的信息素的缘故,他早上也没比张新杰多吃多少,辛苦耕耘半个小时之后,那点米粥产生的能量已然不够用了。换言之,他饿了。
王杰希觉得比起让张新杰听到自己的胃饥饿的吼叫,不如信守承诺,剩下的一次可以晚上商量,或者攒到明天。打定主意之后他又放缓了身下的动作,大概是想把这一次品味个够。张新杰也不催他,只是抓着他的手和他接吻,然后在他耳边性感地喘息,用微微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叫他的名字:“王杰希,王杰希……”好像下一秒就会说出什么海誓山盟来。
但是发情期的张新杰也还是张新杰,他不仅没说缠绵悱恻的情话,还用那种诱人的语气附在王杰希耳边抱怨:“你怎么还不射,我要睡着了。”王杰希正在兴头上,甫一听这话还没反应过来其中含义,在被信息素搅得不甚清明的脑神经里翻译了一遍之后,猝不及防地缴械了。王杰希心有不甘,但还是从张新杰身体里退出来,亲亲张新杰的眉心任他睡去,自己狠心地把由于橡胶套不遗余力地阻止而无法降生的儿子们扔进垃圾桶。

感觉没写完,但是又不知道该写什么,八成是没有后续了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