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情发展史

cp酒茨,微黑白,或许有狗鹿。庭院日常向,OOC,不定期更


1.偷吃

“抓到一只贪吃的宝宝。”

靠着樱花树的酒吞童子闻声回头,发现刚才还一身轻松地去视察育成结界的小鹿男,现在不仅背上粘了一个,手里还环着一个,而且那个外来的小家伙还在用仅有的一只手捧着鬼火烧乱啃。

“嘿,挚友!是我啊!我们昨天还一起打蛇了呢!”

这只小不点的茨木童子个头不大,音量不小,一嗓子出来酒吞童子直皱眉,小鹿男直接松了手,任那精神的小家伙“噔噔噔”跑到酒吞腿边发射小星星。

“是你啊。”酒吞童子一边伸手抵着茨木童子的脑袋,防止那油乎乎的小手沾上自己的腿,一边回头和小鹿男解释:“那女人想用大天狗的碎片换茨木童子的碎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是传记没解锁的,就把我叫过去和这家伙下本了。”

“所以阿妈今天就邀请隔壁的阴阳师把他寄养过来了?”

酒吞童子耸耸肩,拎着那个不停喊“挚友”的小不点的领子带他去洗手了。


2.PY交易

冬之雪村某世界频道。

“大天狗碎片换茨木。”

“那个……我想换,但是我的茨木传记还没解锁。”

“解锁条件是什么?”

“和酒吞一起战斗十次。”

“没事,我有酒吞。”

冬之雪村某蛇窝。

“刚刚是出特效了吗???”

“嗯,你家茨木已经连着三次出特效了。”

“我家茨木真是……”

“我家酒吞大概是性冷淡,平常看见茨木还是红叶都没反应。”

“大概是个性冷淡吧……”

“你家酒吞出特效了!”

“可能挺相中你家这只。”

“蛤哈哈干嘛啦相亲吗?艾玛又出特效,我茨没救了。”

蛇窝里面潮湿阴森,妖气弥漫,并不是个让人舒坦的地方,然而两个阴阳师你来我往聊得好不热闹。谈话内容和女孩们清亮的笑声在洞穴里回荡着,气得酒吞直想反戈一击,一个葫芦砸到自家那个“阿妈”脸上——

你丫才性冷淡呢,你全家都是性冷淡。


3.跟屁虫

阳光穿过樱树的枝丫,洒落在满地花瓣上,通知贪睡的小纸人快些起来打扫。家里的式神们没几个喜欢早起的,阴阳师也是赖床大户,所以清晨的庭院总是一片静谧,只有几个早起的式神会悄悄地做自己的事。

酒吞童子就是早起式神之一。

但是他没想到隔壁住进来的那个也能起得那么早。

被一叠声的“挚友”从睡梦中唤醒时,鬼使黑是无比懵逼的。当他回头看到同样一脸懵逼的鬼使白时,鬼使黑是无比愤怒的。

他微笑着对着仍然困倦的鬼使白说:“没事,你再睡会。”看到弟弟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鬼使黑轻轻掀开被子,轻轻拿起镰刀,轻轻关上房门,然后瞬间冲到庭院,红着眼睛开始追打那只敢在他的地盘上打扰他弟弟睡觉的茨木崽子。鬼使黑的乱发和睡衣在空气中飘动,脚步掀飞了满地零落的花瓣,茨木童子被逼的一直跑一直跑,两条小短腿不停地向前迈,也顾不得喊挚友了。最后还是挨了鬼使黑一下,被扔给萤草疗伤了。

重新回到被窝搂着弟弟睡回笼觉的鬼使黑并不知道,隔壁的这只茨苗,其实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代言妖。

早饭后鬼使兄弟就出门工作去了,茨木童子没了鬼使黑这个威胁,开始撒欢地满院子奔跑着追赶酒吞童子。期间三次碰倒了犬神的鸟笼,四次踩到了九命猫的尾巴,五次撞倒了天邪鬼黄的鼓,七次弄乱了小纸人好不容易扫成一堆的花瓣。

小鹿男是这个家开荒时期的长辈,至今第一次见到这么鸡飞狗跳的场面,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而且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管。姑获鸟和阿妈也很早就出去折腾新衣服了,酒吞童子又是一脸冷漠,剩下的女孩子们也都回房间玩自己的了。

最后小鹿男眼睁睁看着那只没长起来的茨木童子迈着小短腿跟在酒吞童子后面跑了一上午,自家和他差不多大的大天狗就一脸淡定的趴在自己背上看了一上午,然后伸出小手指着那一团茨木童子问:“那样就是人类说的‘跟屁虫’对吧?”


TBC



评论

热度(166)

  1. 滂沱大雨☔的阴天犀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