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cp酒茨,庭院日常向,ooc有,不定期瞎更

1~3(亲测有效的链接)


4.回家

隔壁的阿妈受邀来吃晚饭,自家阿妈领着家里一票儿美貌式神在院门口夹道迎接,然后两个人手挽着手从大门聊到饭厅,从寿司满桌聊到杯盘狼藉,交流内容也无非是“我家茨木有点任性,肯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家酒吞和他玩得挺好的,你放心吧。”“你家酒吞真好啊,我也想攒只吞。”“我也期待茨木好久了,不像你们欧洲人说有就有。”之类。

酒吞作为家里的“外交使者”就坐在这两个人旁边,就着她们没营养的对话喝酒。桌对面的茨木童子还不安分,一次次试图爬过桌来讨酒喝,但每次都被姑获鸟温柔而坚定地扯着小短腿拉回去。

从不善罢甘休的小不点只好扯开嗓子喊:“挚友!喝酒!”

酒吞用余光瞟他一眼,装作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继续自斟自饮。

茨木童子坚持不懈:“挚友!我想喝酒!”

酒吞童子抬手指了指门边,说:“狸猫在那边,他酒多。”

茨木童子看了看已然睡倒的狸猫,转头瞪了酒吞童子一眼,然后在鬼使黑“你再吵我弟弟吃饭我就削死你”的目光中安静如鸡的啃寿司。

不让我说,我就吃穷你。

当夕阳给庭中的樱花树涂上晚霞的颜色的时候,阴阳师正领着家里的主力们在门口目送她的友人。在这里蹭吃蹭喝两天一夜的茨木童子被他的阿妈牵着小手,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他一步一回头,看着被他认定为挚友的那只高大伟岸的妖,他橘红的发在暮光中燃烧起来,像是最烈的火,舞动的火苗能把心底烧穿。


5.前尘

送走了茨木童子的众式神们畅快地舒了一口气,开始各自忙起来。妖琴师从最高的柜子上取下了琴,食发鬼从袖子里掏出烟斗,天邪鬼青给风筝换上新的线,逆着傍晚的风奔跑跳跃。

酒吞童子摘下大葫芦,斜倚着樱花树,耳边仿佛还回荡着“挚友!”“挚友!”的呼唤声。那声音一点一点远了,渐落的天光把他的思绪拉回庭院。

他看见阴阳师抚摸着大天狗浅金色的小脑袋,微笑着说“真乖!”然后顺手给小鹿男顺了顺光滑的皮毛,道一句“辛苦你了。”然后她回头看到了自己,只是笑了笑,没有任何表示。

似乎从被召唤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被忽视。

酒吞童子见过很多次阴阳师迎接新来的式神时的样子,她先是会给那个幼小的新成员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对他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阿妈了,要好好和大家一起生活哦。”

可是酒吞童子至今还记得,迎接他来到这里的,是那个阴阳师半是惊讶半是失落的神色和一个遥远的背影,冰冷的温度让他不知所措。

痛失月见黑的阴阳师在被窝里难过了三天,最后是桃花妖樱花妖亲自做了精美的小糕点才把她哄出来。而那时的酒吞童子,被小鹿男偷偷塞了一个比他自己还高的大吉达摩,安慰他说:“等你长大变强了,她就会慢慢喜欢你了。阿妈人很好的,只是她很想要那个头像框,所以才……”

小小的酒吞童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只是他直到五星满,都没叫过一声“阿妈。”


6.早上好

日常早起的酒吞喜欢在空旷的庭院中散步,夜间飘落的花瓣铺在脚下,像是樱色的碎梦,一片片零落。

阳光漫上脚面的时候,酒吞知道今天一定又是一个晴天。他发现这里几乎每天都是干净的晴朗天气,阳光和六星御魂一样闪亮;他发现这里的樱花每天都在盛开凋落,本该是一年的轮回每天都在发生着。

或许是有阴阳师的结界的缘故。

“挚友早上好!”

突然的呼唤打断了酒吞的思绪,循声望去,果然是隔壁的茨木童子。虽然被拦在结界外面,但并不妨碍他对着酒吞童子傻笑着挥手:“早上好啊挚友!”

酒吞童子走过去,对着那只似乎是长高了些的茨木童子比了个“嘘”的手势,隔着结界小声提醒他:“你再喊,鬼使黑又得追着打你。”

闻言,茨木童子皱眉做思考状,一会儿又仰头看着酒吞童子,顶着一脸倔强说:“我才不怕他,况且还有挚友呢!”

不想和一个熊孩子讲道理的酒吞童子,以“结界外面太危险”的理由把茨苗撵回了家,虽然不幸收到了“还是挚友关心我”的夸奖和一地小星星。

酒吞童子拾起一颗小星星,那点特效没有了妖力维持很快就消散了,可是熊孩子尚带着稚嫩音色的“早上好”,似乎留了下来。


TBC。


要健康,不修仙。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