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cp酒茨,ooc有,画风魔性,我大概是一条废鱼了

1~3走这里      4~6走这里


7.吞湘玉

又是一个晨光初醒、鸟雀渐鸣的清晨。

晨起散步的酒吞童子已经养成了时不时就要往门口看一眼的习惯,因为一连几天,总会有个家伙,带着如六星御魂般闪耀的笑容来同他问好。然后他们会隔着一层结界小声聊天,像是两个被关在一起的囚犯,在无人巡视时蹲作一处窃窃私语。虽然基本都是茨木说酒吞听,但是被一个笑容感染久了,就算是冷淡如冰块,也会染上温度。

因为那只妖的热情,热烈得像偷了阳光的热度。

那个辨识度极高的身影渐渐近了。酒吞童子突然发现他真的长大了不少,沐浴晨光的身形挺拔起来,周身的妖力浓重起来,似乎连唇角的笑容都张扬得更甚了。

越来越像一只大妖怪了。

茨木童子熟门熟路地站在结界前,开始了日常问好以及向酒吞童子讲述他调皮捣蛋的英勇事迹。

“挚友,你有时间一定要去教训一下我家那个女人,她一直说要砍我,刀长了不起啊,还好我们是一家的,她不能真的砍我。”

酒吞觉得这句话槽点略多,于是他问了最重要的:“你家妖刀姬为什么要砍你?”

“因为我总是踩她尾巴。”

酒吞童子现在在的这个非气缭绕的地方虽然没有妖刀姬,但是他也是知道妖刀姬是没有尾巴的,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下妖刀姬的形象,酒吞童子感觉自己触摸到了事情的真相。

“你是踩了人家的头发吧……”

“哦,那怪不得啊,还是挚友英明!”

谁刚才说这货长大了的!

酒吞忍不住扶了扶额头,额角的青筋不自主地抽动,内心刷过一排经典台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不该被召唤到这个地方来,如果我没被召唤到这个地方来,我的阴阳师就不会老想着给我找个茨木,如果她不是老想找茨木,我就不会碰见这个熊孩子,如果我不碰见这个熊孩子……


8.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实在不忍心让茨木童子头顶感叹号的傻样儿破坏他在自己心目中逐渐成长的大妖形象了,他抬起头,回归那副冷淡神情对茨木童子说:“他们快起来了,你还是快回去吧。”话丢出去,转身就往院子里走,也不管那只妖是不是还眼巴巴地瞧着他。不想右臂突然被抓住,酒吞童子反射性地就要摘葫芦喷人,转头却看见茨木童子熟悉的脸。

“你怎么进来的?”

“啊,其实我家阿妈让我来蹭勾玉的,刚才聊得开心让我给忘了。”

有了阴阳师的应允,别家的式神就可以进入自家的结界。且不说在他们聊天的时候会不会有别人家的妖先把那个太鼓坑蹲上,单是想到刚刚像傻子一样和一个傻子在门口傻站那么久,酒吞就想为自己损失的形象掏葫芦打妖。

由于不适应早起,茨木童子每天回家其实都要再睡一觉的,今天虽说是在酒吞这里,也没能抗住困意席卷,倒在了结界育成的鲤鱼旗旁。酒吞童子靠着樱花树远远地看他,忽然就生出一种不明不白的滋味来,他不懂茨木童子到底不一样在哪里,那么多阴阳师天天哭着喊着想要他。而那个女人虽然没那么迫切,可是一旦有条件,碎片还是会一天一只往家里拎。

只是因为那是茨木童子么?

酒吞陷入了沉思,连小鹿男的走进也没发觉。

“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酒吞童子回过神,问了小鹿男关于茨木童子的问题,小鹿男垂下睫毛思索片刻,回答道:“其实她以前也没那么想要茨木童子的,偶尔得一只碎片也会很开心,但没有刻意去追求过。”

“似乎是你来之后,她才想去换碎片的吧,大概是觉得这个家还没非到彻底,还能再拯救一下?或者她只是觉得有个茨木童子,会和你更相衬吧。”

酒吞童子手臂架在胸前,视线的尽头是透蓝的天空,偶尔有飞鸟掠过。他似是自言自语地问:“她的想法,又有谁知道呢?”

小鹿男轻轻摇了摇头,细碎的花瓣从他的衣摆袖口跌落,铺成一片不规则的浅色图案。

那只隔壁来的茨木童子睡得很熟,右边的袖子被他翻身的动作压在身下,看起来是有些傻。


TBC.



评论(1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