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不知道打啥预警了,但是我要表扬一下每周双更的自己。

9~11


12.闲聊

阿妈:“我看你家茨木最近不太对劲儿啊。”

隔壁阿妈:“怎么了?”

阿妈:“好几次了,一看见我家酒吞掉头就跑,边跑还边往地上掉星星。”

隔壁阿妈:“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我家茨木真是……”

阿妈:“估计是害羞吧。”

隔壁阿妈:“也没见你家酒吞害羞过。”

阿妈:“大概是性冷淡还没治好。”

隔壁阿妈:“那我家茨木的幸福怎么办?”


13.辉夜姬

天清月朗,星疏云淡。

酒吞童子盘坐在庭院樱树下,看着风柔柔地托着花瓣,不舍地将它们停靠在地面。调整呼吸,享受此刻的安闲静谧,就像从前没有隔壁的茨木童子时一样。

庭院开阔,樱花树下更是赏月的好去处,从前只有小鹿男一只式神在这里静坐,阿妈偶尔会出来陪他,一边聊天一边不停地抚摸他的鹿身。后来是小鹿男和酒吞坐在这里,听风等雨观星望月,默契的少有交谈。现在又多了大天狗,明明四星了,还像小时候一样黏着小鹿男,靠在他背上,百无聊赖般用手指戳着小鹿男周身荧绿的蝴蝶。

酒吞童子有时候并不希望这两只也呆在庭院,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自己身边少了什么。

或许是错觉吧。

胡思乱想间召唤室传来一阵久违的熟悉的震动,树下的三只都精神起来,相互对视一番,小鹿男就起身准备过去。还未走到召唤室门口,就见自家阿妈双眼泛着水光,一脸“幸福来得太突然”的微笑。

“小鹿小鹿!我们家终于有ssr是女孩子了!”

她这话音量不大,但也足够树下的两只听清楚。大天狗翅膀一动便和小鹿男一起进了门,只见一节粗短可爱的竹子,被挖成弧的中部坐着一个可爱喜人的小女孩。她眨眨眼,小手摇动着一截短短的竹枝,柔柔地开口:“你们好呀。”

仿佛一阵挟着花瓣的风拂过,又轻又软的,却让人心都醉了。

酒吞童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女孩子身上的光把召唤室原本幽蓝掩藏,她仿佛是乘着月色而来,漆黑的长发浮在空中,铺成美丽的夜幕。

胸前的衣服被谁扯动,酒吞童子低头,发现是阴阳师。

“那个……小鹿男要看顾大天狗,姑姑经常不在家,所以辉夜姬可以麻烦你……”酒吞童子看着眼神飘忽四处乱瞟的阴阳师,意外地觉得她是在紧张,心情忽然就有些不一样。

“那个……酒吞……”

“交给我吧。”


TBC.


本来应该写到酒吞茨木一起看孩子的,但是今天电脑闹毛病又搞到这么晚只能推到下次了= =。嗯,就是这样。

评论(1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