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一周没写有点手生,见谅啊见谅。OOC还是那个老样子,感情发展也还是那个老样子……吧。
今天太晚了没链接。


14.看孩子

又是一个明艳爽朗的清晨,已经养成早起习惯的茨木童子揉着眼往院门走,没想到碰上了家里的老阿姨,更没想到老阿姨还一反常态地热情招呼他:“早啊茨木,要一起出门吗?”

“啊,那个,灯姨这么早去哪儿啊?”

“去隔壁。”

“啊?我自己去看挚友就行了,不劳您……”茨木童子在青行灯“怒其不争”的凝视下闭上了嘴,但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只得任由青行灯纤长的食指一下一下点着自己额头,仿佛地主婆教训自家傻儿子。

“隔壁昨天晚上来了一只小可爱,我要去看看,正好和你一道。就隔壁那个整天假装冷淡的酒吞童子,我是没瞧出哪里好。”

“那是因为挚友太完美了所以挑不出不好来衬托他的好。”茨木童子边走边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呢?”

“啊我在说隔壁昨天晚上来了宝宝您怎么会知道。”

青行灯瞟了一眼茨木童子,然后仗着有坐骑快速飘走了。

落在后面的茨木对着那个纤秀的背影比了个握拳的手势。

碰巧看到这一幕的烟烟罗提着烟管,意味深长的笑了。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啊。


15.和挚友一起看孩子

虽然晚上睡得晚,但阻挡不了酒吞童子早起享受晨光,顺便等隔壁的某妖来道早安。

一样的阳光,一样的晴空,一样的落樱,一样的等待,酒吞童子望着院门的方向,感觉心里有种陌生的平静,难以描述的、好像期待一样的心情。

然而门口出现的那个身影,从色调到形态到气场,似乎都不是自己要等的那个。

隔壁茨木哪来这么高贵高雅高智商的气场。

经过一番交涉,青行灯和茨木童子都被放进了育成结界,以便近距离全方位观赏辉夜姬。大概是因为前有家长撑腰,后有好奇督导,茨木童子今天没有打完招呼就跑,酒吞莫名感觉欣慰。

熟悉的育成结界温暖而干净,茨木童子不由得想起当初就是从这里被小鹿男抱了出去,然后遇见了唯一的挚友……他同时想起鬼火烧的美味,然后偷偷舔了舔嘴唇。

不过他没发现他唯一的挚友正看着他,带着一脸不言而喻的嫌弃。

因为酒吞童子接下看孩子这份差事后,就和小鹿男一起去仓库把屯了好久的鼓啊鱼啊搬了出来觉醒了辉夜姬,所以茨木见到的,就是一身白的小公主,静静地睡在她的小竹子里。

和辉夜姬同样飘在空中的青行灯视线更好,看着那幼嫩美好的脸庞,忍不住低声赞叹:“真可爱啊。”

和酒吞同样站在地上的茨木童子只能视线不佳,所以他一点都不觉得那一节竹子有什么可爱的。

于是他伸出手,用“小拳拳”,敲了敲辉夜姬栖身的竹子。

睡得正香惊坐起,还得笑问客从何处来,辉夜姬只想拿蓬莱玉枝戳坏那只长角大妖怪傻笑的脸,但是作为一个乖宝宝,一个手无攻击之力的乖宝宝,辉夜姬只能一脸怨念地揉着眼睛,闷闷地问好。

说好会把宝宝好好带大的酒吞童子看着辉夜姬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突然有了借妖刀姬长刀一用的冲动。然而作为一只冷静理智的酒吞童子,酒吞只是默默解下葫芦,照着隔壁茨木似乎不甚灵光的脑袋瓜子,来了一下。

被圆钝物击中的茨木童子一手护头,满面委屈地回过头瞅着酒吞童子,酒吞摊着双手,无比淡定地说:“不关我的事,是葫芦先动的手。”


TBC.

本来以为自己能更很多,然而是我想太多;本来以为俩妖关系会有大进展,然而是我脑洞有了进展;本来以为能够调整作息好好睡觉,然而我不仅没睡觉还不让我小公主睡觉……不知道怎么办,反正很绝望。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