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抽空来一发,今天的酒茨关系有了重大突破,相信很快就能到达生命的大和谐。

这里是前情


20.在线等,不急

经过那天中午的树下“密谈”之后,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关系并没有像预想中的,仿佛装了六星双速般飞快进展,反而和之前差不多,以樱花妖的腿速前进着。

如果互相串门频率变高也能算进展的话。

倚门而立的烟烟罗吐出一个烟圈,看着庭院里旁若无妖一样并肩散步的两个童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距离互相告白已经三天了,然而这俩让妖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傻瓜居然连手都没拉过。虽然拉小手这么纯情的行为并不适合这俩大妖怪,但烟烟罗委实想不出一个性冷淡的酒吞童子和一个不开窍的茨木童子还能有什么更激烈的动作了。

自家的酒吞和隔壁茨木在一起了,但二妖恋情毫无发展,作为家长应该怎么办?

烟烟罗百无聊赖地用食指一下一下点着烟雾小鬼的额心,突然想起酒吞都那么大了自己也不算家长了,随手一掌拍散了烟雾小鬼,找弟弟玩去了。


21.晒茨毛

天空被一整片蓝色占领,吝啬到没有一丝白云的痕迹。阳光毫无遮拦地铺洒在每一个结界,照亮每一瓣即将落地的樱。只有偶尔有风轻轻飘过,连地上未被纸人打扫的落花也不敢打扰。

综上所述,这是极热的一天。

阴阳师刚带着姑姑出了门,就被大太阳和它灼人的温度撵了回来。天气热到没有几个式神在庭院里溜达,连隔壁的茨木童子都没来找酒吞童子聊天。阴阳师在门外支了张小桌喝茶,总觉得大好时光太过浪费。她看着樱花树下被热气熏得快睡着的酒吞,一拍额头,就去敲小鹿男的房门要仓库钥匙了。

“一、二、三、四……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二十……”

“笨蛋童女,又数错了!”

“哥哥,小觉又凶我!”

“好了,别吵了,姑姑教你们数。来。”

像往常一样霸占着树荫的酒吞童子终于被门前的吵闹声引到了门前,之间阴阳师的小桌子上整整齐齐列着数十个微型的茨木童子,每个也不过比拇指大些,远看就像一桌子白色的线团。

茨木童子的碎片,已经有这么多了啊。

酒吞童子看着仓库那边和式神们一起整理仓库的阴阳师,想起她前几天似乎说过,还差四根茨毛的时候本寮就没有可以换的了,要去别的寮找阴阳师换碎片。也不知道她找到没有。

酒吞童子把葫芦结下放在一边,走向了仓库的方向。

开玩笑,连那么娇柔的萤草都在搬达摩,他堂堂酒吞童子怎么能袖手旁观。


22.一大口亲亲

“挚友,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叫恋爱吧?”

“当然是了。”

“可是我听别的妖说,恋爱都要做那种事。”

“什么事?你家青行灯又和你说什么了?”

“啊,不关她的事。就是……”

酒吞童子看着茨木童子一脸纠结,简直比妖狐小白三尾狐的尾巴缠一块儿了还纠结,就放缓了声音问:“所以你想我做什么?”酒吞童子不知道茨木童子想的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不过隔壁茨木毕竟还是个孩子,应该不会和自己想的一样。

纠结好了的茨木童子仰头看着酒吞童子,心一横,直接说道:“挚友,据说亲吻是恋爱的证明,所以你能……”

茨木童子的准备了半天的后半截话并没能说出口。

因为辉夜姬乘着小竹子飘了过来,望向他们的双眼清透纯澈,仿佛盛满了千载月华。

“萤草和桃花姐姐去守结界了,你们要是做游戏的话,能带上我吗?”她柔软的小手攥着短短的竹枝,因为感觉打扰了他们,竟然第一次在熟悉的妖面前紧张起来。

茨木童子看了看他的挚友,又看了看辉夜姬,大手一挥,颇有几分豪迈地说:“走,茨木哥哥带你玩去!”

“茨木哥哥,你藏好了吗?”辉夜姬清软稚嫩的声音传来,可是茨木童子却没应声。

因为他的嘴被挚友的嘴唇征用了,连呼吸也交织在一起。

“不说话我也要开始找你了哦。”

酒吞童子释放了茨木童子的嘴唇,又揉了揉他头上的白毛,附在他耳边低声说:“现在如愿了,陪她玩吧。”

蹲在墙角等辉夜姬找来的茨木童子意犹未尽般碰了碰自己的嘴唇,头上的星星像烟花一样炸开,金灿灿的流光摔了一地。

“找到你了!”


23.只有姑获鸟知道

刚刚出门一趟回来的阴阳师在屋门口冲着院子里召唤她的六星式神之一。

“吞吞~”

“阿吞~”

“傻吞~”

“酒吞童子!给我到屋里来!”

酒吞童子揉着一脑袋乱蓬蓬的红发,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他昨天晚上跟小鹿男坐在树下喝酒来着,也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反正喝了不少,小鹿男现在还在被窝里没醒呢。

而作为一个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大妖怪,没妖照顾(其实是因为拖不动)的酒吞童子在树下睡了一晚上,这才被自家阴阳师吼起来。

“什么事啊?”酒吞感觉昨天的酒后劲略大。

“这个给你。”

“这是……”酒吞童子接过那金灿灿的盒子,只看了一眼,酒便醒了。

“别那么看着我,今天商店打折来着,我又想到你也六星了,穿帅点好给我长长脸。快去试试看,我在院子里等你。”

换了衣服的酒吞童子又帅了一个台阶,饱满结实的胸腹肌大方的暴露在阳光下,路过的大天狗见状,转身紧了紧小鹿男的衣襟。

“那个……”阴阳师毕竟还是个小姑娘,目光被酒吞健美的肌肉勾住,根本移不开。“我能摸摸吗?”

酒吞童子看着她仿佛鬼迷心窍的样子,还是点头同意了。

不远处姑获鸟看到阴阳师对着酒吞的胸口左摸摸右戳戳,想到平安京时局动荡物价飞涨,商店里的皮肤早就不打折了。

不过真相也只有看着阴阳师买皮肤的自己知道。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