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酒节日快乐节日快乐茨,突然更新,儿童节有彩蛋(不知道下次更是什么时候)


32.分歧

酒吞童子问自家阿妈要了一个可以封存妖力的容器,那颗永远沾着茨木童子温度的小星星有了可以永久寄居的地方。

庭院的樱花依旧无穷无尽地飘洒,阳光雨露依旧在经过结界打折才到达,隔壁的茨木童子依旧早晚报道,和酒吞童子说着两只妖的私房话。而茨木童子依旧是小小的一只,仿佛永远不会长大。

其实那天小鹿男领着茨木童子去御魂仓库来着,茨木童子本来可以在小鹿男怀里搜查架子,奈何大天狗一只用他毛烘烘的面具看着自己。坚强机智的小茨木自己找了个梯子,在仓库里爬上爬下的,借着小鹿男身边蝴蝶的幽光去分辨御魂。

“这个是……六号位防御破势……四号位防御破势……六号位防御针女……四号位防御网切……二号位防御破势……这个树妖都是防御……小鹿叔叔我们家就没有正常点的御魂么?”

说话间大天狗从院子里抓了两只灯笼鬼进来照明,他看见小鹿男极为郑重地点了点头。

后来这段故事被一个御魂都没看上的茨木宝宝讲给酒吞的时候,酒吞童子看着自己身上的轮入道,感觉阿妈对自己真的不差了。

不过大概出于同性相斥,隔壁的茨木童子和自家的茨木童子互相越发看不顺眼,本来茨木童子被配给酒吞带着,但每次隔壁茨木在的时候,茨宝宝都宁可去找灯笼鬼玩,也不在某俩妖之间当灯笼鬼。

于是酒吞童子就难免有些没尽到责任的愧疚,隔壁的茨木童子常常看到自己的挚友亲昵地摸着另一个茨木童子的脑袋瓜,有说有笑的样子让自己牙根发痒。

但是胸口有些发酸。

你喜欢我,是因为你喜欢茨木童子,还是因为你喜欢我?

隔壁的茨木童子一向直来直去无所畏惧,他    去问酒吞童子,可是只获得了他全心相信的挚友的犹豫。

茨木童子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僵硬难看的笑,他的拳头拿起又放下,他说:

“等挚友想清楚了,我再过来。”


33.启程

那天月色很好看,清冷的颜色像是辉夜姬的衣袖裹住了月亮。酒吞童子靠着自己的大葫芦仰面躺在樱花树下,偶尔有花瓣颤颤巍巍落在他裸露的胸腹,柔软薄凉。

隔壁的茨木童子两天没来了,酒吞童子也没去找他,因为那时的犹豫还在继续,他不能不负责任地把模糊的结论定下。

酒吞童子头痛地揉着额角,可是他根本就没怎么喝酒。


阴阳师正在自己房间里数勾玉,看看够不够去商店买个符咒礼包。意外地屋门不知被谁敲响,阴阳师只得把数了一半的勾玉噼里啪啦扫进盒子。

“诶?酒吞你有什么事么,而且你怎么不穿新衣服了?”

披着橘红色长发的酒吞童子坐在了矮桌前,阴阳师的对面,然后把叠得整齐的“酒歌狂行”放在桌子上。

他开门见山:“我想出去走走。我最近遇到了……感情上的问题,我想出去看看,说不定就能想通了。”这番话虽然准备许久,可是酒吞童子还是有点难为情。

阴阳师也注意到了隔壁的茨木童子似乎几天没来了,也听隔壁的阿妈说她家傻儿子最近闹脾气了,踢翻了好几只青蛙瓷器,让那些小妖怪敢怒不敢言。

酒吞童子怕阴阳师不懂,重复了隔壁茨木童子问他的问题。阴阳师沉默了一会儿反倒笑了:“这倒是怪我了,当初只想召唤一只茨木童子,毕竟你们以前认识,他至少能帮你融入这个家,也算是我补偿你刚来的那段日子。现在这个样子……”阴阳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对酒吞说“你等我一下”,就踢上鞋跑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酒吞童子险些被阿妈怀里金灿灿的御魂们闪到。

“这些地藏像轮入道日女巳时什么的你都挑一套,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安全,说不定能用上。这身酒歌狂行你也穿着吧,家里只有你一个酒吞童子别的式神用不上,而且穿得帅些也好给阿妈我长长脸。”

“隔壁的茨木崽子从小就这副死样子,我和他阿妈帮你稳住他。”

“等你想明白就尽快回来,这里是你的家,你的家人们都在等你。”

少女的笑容很明亮,看不出一丝送别的忧伤,酒吞童子起身给了阴阳师一个拥抱,对她说:“我会的,阿妈。”


收拾了包裹的酒吞童子出门时,碰到了自家的茨木童子。他顶着睡乱的头发,怀里还抱着他的小被子,身上只披了一件单薄的睡衣。

“你要走了是吗?”

“是。”

“那我送你到院门口,你要记得回来。”

“好。”

小鹿男从背后抱起茨木小小的身子,顺便给他裹上了被子。“对不起,吵醒你了。”

“我是不是不该偷听阿妈和别的式神说话。”茨木的声音闷闷的,低着头,小鹿男看不见他的神情。

“阿妈不会怪你的,我们回去睡觉吧。”

“嗯。”

那是茨木童子第一次看见那样的酒吞童子,橘红色的头发像是朝霞被编织成束,在头上骄傲地飞扬。可是他身前就是月亮,那光芒隐隐约约裹在他身上,所有的骄傲都被溶解成寂寥。



番外:出生的秘密

茨木童子从小就很懂事,他知道大天狗护着小鹿男是因为对小鹿男有点不同于家人的意思,他知道隔壁的茨木童子总是来找酒吞不是单纯想和挚友聊天,他知道是山兔套环把小纸人的扫帚撞飞了,而不是被鸦天狗拿去打扫房间了。

他还知道自己出生之前和出生时候的事,比如说自己是阿妈辛辛苦苦乞讨碎片攒出来了,所以他让自己尽量懂事听话,不让阿妈为自己操心。

可是阿妈居然对他说:“其实你是拼契约书召唤出来那么简单,你是一个蛋里面破壳出来的。因为你只有一只角,所以我们都等了好久你才把蛋壳敲开。”

“我怎么不记得?”

“你那时那么小,刚出生的式神是没有记忆的。”

茨木宝宝免为其难地接受了自家阿妈鬼都不信的解释,感觉还是该相信自己。

可是阿妈的话就像萤草的蒲公英落在了心上,痒痒的,骚扰着茨木的心。

勇于追求真理的茨木宝宝终于憋不住,去问了寮里的长辈小鹿男。

“对啊,”小鹿男笑起来特别好看,“你就是蛋里孵出来的,阿妈当时怕你闷死在里面,还想让我用鹿角冲撞帮你把蛋壳弄开。”和预想的截然不同,茨木童子简直呆住了。“结果姑获鸟拦着不让,她说如果不让你自己顶开,你的角就会不锋利了。”

茨木宝宝看着自己头上一大一小明显发育不均的两只角,心情复杂。

“你确实是蛋里孵出来的啊。”姑获鸟笑眯眯地摸着小茨木的头,“当时我们这些妖力强一些的式神轮流看着,拿自身妖力和温度孵化你。我记得小鹿男照看你的时间最长了,真是辛苦他了。”

“啊?”怪不得大天狗每次看到自己去找小鹿男都要带上那个看起来热得不行的面具。

虽然找了家里最靠谱的式神确认,但是茨木宝宝仍有些不死心,他迈着小短腿跑来跑去,寻找他想要的结果。

“番茄,你说我会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吗?”

“汪!”

“山蛙先生,我真的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吗?”

“呱!”

“大金鱼,我不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对不对?”

“啵。”

茨木童子有些沮丧地坐在樱花树下,一手支颐,内心挣扎。

“怎么了,小家伙?”酒吞童子在他身边坐下,顺势揉了揉他的头。

“他们说我是从蛋里孵出来的!”茨木童子扁着小嘴,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从蛋里孵出来不好吗?长久地承载着别人的注视和期待,然后经过努力破壳而出,把所有的希望都兑现。”酒吞童子目光平和,缓缓地说:“被人期待真的是相当幸福的事,你该高兴才是。”

茨木童子睁着大眼睛看酒吞童子,似乎懂得了他说的幸福。他点点头,恢复了乖巧懂事的模样。

小孩子就是好骗啊。

酒吞童子看到阴阳师房间的门开了一道缝,缝中有人比了个大拇指。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