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酒茨】一只性冷淡吞的恋爱发展史

酒茨酒茨,万恶的期末考试就要来了,所以更新就……哎,怀念高考后的我

上次的待修改版


35.旅行的意义

阴阳师守护结界之外的世界没有了酒吞童子习惯了的温柔,有狂风烈日暴雨倾盆,有云遮雾掩花落尘埃。酒吞童子很清楚,这些才是真实的存在,他又有些庆幸,自己没被结界生活的安逸娇养得盲目无知。

在路上他可以想很多事,那些属于大江山鬼王的从前,那些刚作为式神被召唤出来的岁月,那些被茨木童子插足的记忆。

他想得很仔细,像是掏出一本读过的书,每一行字都细细地体味一遍,想要看出不一样的故事来。

不过旅行的好处在于,无论是几个人上路,都不会太寂寞,因为路上总会碰到有趣的生命。

那天酒吞童子坐在古树的树枝上喝酒,那树干很是粗壮,靠在上面的感觉和家里的樱树又不一样,树叶不规则地裁剪天空的边缘,午后的阳光里掺进了暖暖的懒。

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听见树下一个声音在喊:“挚友!挚友!”酒吞童子感觉自己已坠入梦境,可是那声音不依不饶地触动他的神经,将他拉回缀满午后阳光的现实中来。

树下果真有一只茨木童子,酒红色的长发束成高马尾垂至膝盖,倒是让酒吞童子想起隔壁的茨木童子,长发的末端分成三个傻里傻气的小辫。那个茨木童子透过遮挡的枝叶问他:“挚友你怎么坐在这里,不是回家睡觉了吗?”

他说话时尾音有些上扬,像是不满的责问,又像傲娇的挑衅。

酒吞童子低头拨开眼前的障碍物,那茨木童子看清了他,带着一脸恍然又懊恼的神情说:“抱歉,认错妖了。”说着就离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酒吞童子又要入眠的时候,树下又有声音打扰:“树上的朋友,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只茨木童子过去,穿得是商店里卖的那身衣服!”

也幸亏酒吞童子没有起床气,要不然这荒郊野外大概就要出现两只酒吞童子举着酒葫芦对轰的壮观景象了。

酒吞童子自然知道这位想找的妖,他跳下树,和这位酒吞童子复述了刚刚发生的事。

“竟然认错妖了……”那个酒吞童子语气里满是无奈,可脸上的笑意却浓得遮不住。酒吞童子便忍不住问他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那个酒吞童子完全忘记了打扰别妖睡觉时的交集,拉着酒吞童子就在树荫下坐下,以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讲:“我们今天去刷御魂,组队时碰巧遇到一个茨木童子,你也是酒吞童子,知道茨木童子一向禁不住我们美色诱惑,有时候头上就会掉小星星。结果今天就是,那个陌生的茨木童子对着我发射星星,我家那醋坛子就使劲儿瞪我,我当然问心无愧不怕他瞪,可是站我另一边的那只茨木童子以为是在瞪自己,结果两只茨木童子就开始互动,以猜拳的形式。”

酒吞童子注意力完美地落在那臭不要脸的“美貌诱惑”上面,他忽然想起鬼使黑告诉他说,以前觉醒后的小鹿男是可以给全体队友加攻速的,在酒吞童子心里,那就是美貌诱惑的最高境界了。

不过酒吞童子那时候还小,不知道鬼使黑并没有把话说全,后来时间一长,又把这件事给忘了。所以酒吞童子并不知道加攻速的力量不是来自美貌的诱惑,而是因为鲜血的鞭策。

“……我家那只是网切茨,野队的那只是破势茨,他跑得没人家快,就算伤害比人家高也没法展示,也就不高兴了想换队友。我觉得这么刷挺快就拒绝了,谁知道他这么容易就生气,还怀疑我变心了。”

“所以你就和他说你要回家?”酒吞童子听懂了这个简单狗血的故事。

“是啊,我也不能太宠着他了,凡事都由着他闹,我不要面子啊。而且我跟你讲,”那酒吞童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低声说:“对付这种小性子有个简单方法,你只要晚上把他拉到被子里,什么都能解决。”

酒吞童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想明白被窝里聊天为什么更方便解决矛盾。

那个酒吞童子看着天色还早,离他解决家庭矛盾的时间还早,就开始关心起同胞来。

“怎么一个人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午觉,阴阳师的结界里不是更舒服?而且,我看你也是招人喜欢的类型,不至于还单身吧!”

他明明穿着一身正经的酒歌狂行,可是酒吞童子看他怎么也不像酒吞童子,倒像是烟烟罗提着烟杆,每天琢磨着给左邻右舍的式神们介绍对象。

不过酒吞童子也没有人家的好意,想了想还是坦诚道:“我遇到了一个问题,所以从家里出来想要找到一个答案。”

“什么问题?”

“如果我喜欢一个茨木童子,是因为我喜欢他,还是因为我喜欢茨木童子?”

“你明明知道答案啊。”

“啊?”对面酒吞童子的笑容似乎变得高深起来。

“你刚刚说得是‘我喜欢一个茨木童子’,而不是别的,因为在你心里早就认准了那一个啊。”

“那他问我的时候,我为什么会犹豫呢?”

“因为你要给他的不仅仅是一个答案,而是一个承诺,这个承诺承担了太多责任,你不敢去随意的保证罢了。你给这个承诺倾注了太多,那是你不能轻易许下的重量,你想不通,因为你缺少了一个认知。”

酒吞童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感觉有双手,在帮自己触摸真相。

“如果你在所以推论里放一个设定,那所有的疑惑就有了答案。”

“那是……”

“你爱着他啊。”

为什么容忍他的无理取闹,为什么看着他就感觉心情明朗,为什么和他有说不完的话,为什么他的每个问题都斟酌着仔细回答,为什么想去触碰想去亲吻,为什么要去寻找要去挣扎,为什么路过他门口时候不想离去,为什么总觉得有那么一句话,想要说给他。

因为终点其实就是起点。


TBC。

下次酒吞童子就回家啦,快点结婚洞房解决一下隔壁茨木的小性子,阿妈真是操不起心了。

对了,为了庆祝出荒,我打算写个点文,当做没看见就好,因为我是不会写的,不过我知道你们是不会看到这里的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