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转校生(上)

群里 @西弦月 太太的点梗,校园里的杰希和新杰。


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勤劳的大风将雾霾驱逐出古都的领空,留下上班上学的人各自裹着羽绒服在马路上瑟瑟发抖。

机智地在校服里套上厚秋裤的王杰希倒是不觉得冷,他只是在想北京为何还不下雪,这座城市倔强的干燥着,在诸多南方地区都下雪的时候仍旧坚守着错误的立场,不肯为自己披上象征冬天的银装。

十三岁的王杰希见过雪后的北京。他记得那是个周末,外面天色阴沉沉的,却没有雾霾的朦胧感,他本是坐在窗边看书的,甫一抬头,就发现了纷纷扬扬的白雪从他的窗前飞过,那样急的雪,甚至来不及寒暄。

雪将歇的时候他拿上钥匙出门,去了离家不远的天坛公园。

西门石板铺成的路上,白雪簇拥着大红的门墙,琉璃顶被盖得严实,歇山顶屋脊上排列的人和兽,都安静地坐在雪里,一如往常地瞭望着熟悉的天空大地。门里有工作人员正挥着扫帚开辟道路,而两旁上了年纪的柏树都被雪塑造成了白色的尖塔。可惜工匠手艺不精,还有绿色的针叶裸在雪里,暴露了雪塔的原身。

那天王杰希在雪后的天坛公园野了一下午,过足眼瘾之后才回家。可惜的是自那之后,他再没见过那么正经的雪。

王杰希到教室时候已经有七八个同学在埋头学习了,他放下书包,不甘心般看了眼风儿喧嚣的窗外,开始打开书复习。

这时候的王杰希并不知道,这一天他虽然没等来北京的雪,却等来了一个比雪更吸引他的人。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七个月,大多数同学都在抓紧时间学习,以求奠定自己的未来。在笔尖和纸页的摩擦声中,班主任终于出现在了讲台,还带来了一个陌生面孔。

三言两语介绍了这位名叫张新杰的转校生,老师直接把新同学安排到了班长王杰希身边的空座位上。至于王杰希原来的同桌,据说是因为无法习惯他特殊的学习方法远走他桌。

处理好这些,也刚好到了上课时间,发际线随年龄上移的化学老师拎着上周的试卷踩着铃声进了教室,摊开卷子后严肃道:“上课!”声音沉稳,全然不似即将退休的人。

张新杰第一天来上课,自然是没有卷子的,王杰希也不小气,直接把自己的卷子推到桌子中间,表示两个人一起看,张新杰礼貌地道谢后便不再说话,十分专注地听讲。

这张卷子王杰希只错了一个填空,而他一向有自己的解题思维,所以听课与否完全取决于心情。于是他的视线慢慢从卷子上转移到了看卷子的人,这位新同学梳着利索的分头,脸庞白净眉眼俊秀,挺直的鼻梁上架一副无框眼镜,隐约有种锐利的感觉。王杰希从侧面看过去,发现他的睫毛很长,几乎要触到眼镜片。王杰希知道班上很多女孩子都是睫毛控,因为他曾无意间听到女孩子们谈论班里哪个男生睫毛长,还因为帮她们提供人选而一度被视为妇女之友。

就王杰希目测看来,他这位空降的新同桌无疑要血洗女生们仅供娱乐的各种排行榜了。

不过比起陌生的新同学,还是睡觉更有吸引力,目送化学老师离开后,教室里迅速趴倒一片,但是张新杰显然免疫化学老师的催眠效果,不仅不困还能研究王杰希的卷子。王杰希忽然有种奇妙的预感,他感觉到这个新同桌或许会带给他很多同桌生活之外的东西,如果要形容,大概是一只黑羊在都是白羊的羊群里,发现了另一只黑羊的奇妙感觉。

不过后来张新杰问起转学第一天王杰希一直打量自己,是不是有特殊印象时,王杰希非常自然地回答:“因为当时,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可你完全不像是会一见钟情的人。”

“那是因为没有遇到你。”

“王杰希,你现在的状态可以用两个字形容。”

“浪漫?”

“中邪。”

后来的后来,王杰希再没有在类似的情况下撒过谎,因为张新杰会准确发现ooc的地方并无情地戳穿。

简直是直男典范。

新同桌看完卷子之后默默推回王杰希桌上,然后开始了两个人的第一次对话,主要内容是,你的卷子和学校发的复习资料可不可以借我拿去复印。答案当然是可以。

大课间的时候作为班长的王杰希,主动带着新同学熟悉校园。从基本的厕所食堂小卖部,到操场图书馆实验楼,不过没来得及逛小树林就要回去准备上课了。

张新杰适应环境的速度很快,一天下来就能跟上各科老师的节奏,三天不到就已经能和大半同学打上招呼了。不出王杰希所料,果然有女生来打探张新杰的情况,王杰希作为妇女之友也非常大方地透漏了自己几天来观察到的情况,并收获了一袋薯片。

有同桌和没有同桌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因为互判卷子时候,王杰希开始有了一种危机感。新同桌看起来严谨利落,表现在卷子上也是如此。虽然北京和陕西并不是一套高考试卷,但是张新杰显然越来越习惯这边的考试形式和出题范围,如王杰希这般敏锐的学霸自然能够发现。

而且王杰希了解道,张新杰和自己太不相同,一个是写出来的大题每一步都准确如答案,一个是除了结果几乎都和答案不一样的怪才。王杰希理科特别强,但是文科会有些棘手,张新杰就相当均衡,做题的时候,仿佛买通的出题老师肚子里的蛔虫。而且张新杰会给王杰希一种“训练有素”的感觉,比如写字时挺直的腰板,吃饭时先空的半碗,对比之下自己就是大写的随心所欲。

王杰希有点无奈,自己虽然找到了另一头黑羊,但对方却和自己不是一个品种。直到张新杰对他说:“平庸的人都是相似的,优秀的人各有各的优秀。”

那种灼人的自信,的确只有同类才懂。

时间虽然不是金钱,但是花起来的速度都是一样快的。期末考试的那天雾霾包揽了北京的对流层,王杰希走在甬道上,凭着5.0的视力艰难辨认出了前面十米正匀速前进的人应该是自己同桌。


不知不觉说了一堆废话,我本来就想写个简单的校园纯情恋爱故事,从高中谈到大学那种,越来越不会写文了唉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