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双杰】霸图的秘宝(一)

武侠背景一个脑洞,自娱自乐,OOC慎入


这还是王杰希接任微草以来,第一次亲自出任务。

微草是江湖上最大也是最权威的情报组织,无论门派还是个人,只要出相应的价钱,就可以从微草购得需要的信息,或者聘得微草人员为你执行除杀人放火强抢民女民男之外的任务。

而这次王杰希所要完成的,是潜入霸图山庄盗一件秘宝。虽然潜入霸图山庄偷盗已经有足够的难度,但最困难的让王杰希不得不把整个微草托付给小辈们自己前去霸图的,是委托人没能提供任何关于秘宝的有效信息。

按说以微草的情报之丰富,委托人一般不需要再额外操心,但这件事的神奇在于,全微草上下,在此之前并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霸图秘宝的消息。是以在收下一千两订金之后,王杰希决定深入霸图一探究竟。

一千两,足够微草上下两年的开销了,何况还有一千五百两尾款。王杰希一颗为微草服务的心,大义凛然地动了。

从潜入霸图到发现秘宝所在都很顺利,王杰希从喻文州那里买了人皮面具,扮作小厮缀在霸图庄主韩文清身边,毕竟重要物品一般都由庄主保管。几天下来还真让王杰希发现了一个地方,虽然比起藏宝阁,更像是住所。韩文清每天都会在相同时间单独进入这间小院,偶尔会带着霸图接班人宋奇英来。据王杰希观测,正屋内西侧有一个密室,极有可能就是藏宝的地方。

几番踩点之后,王杰希大概有了计划。

子时夜半,正是夜最浓人最困的时候,王杰希换上夜行衣,施展轻功几个起落就到了那间小院。东西厢房的看守和杂役都睡得沉了,听得见舒畅的鼾声。而且庭院里并没有开启什么机关阵法,想来是没有料到有人敢且能潜入霸图偷东西。

房门从里面栓住了,想来是有人住在屋子里把守密室。王杰希又去看了窗,果然也是栓严了的。第一次做梁上君子的王杰希没什么实战经验,以至手头连迷香都没有,只得拔出佩剑,在外面撬起木栓,并在保证它不碰到窗框的情况下将其拿在手里。

悄无声息地完成这套动作时,即使是王杰希,都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调整好呼吸,王杰希进了房间并合上了窗。屋里很黑,即便以王杰希的眼力也难以辨认出哪里有进入密室的机关。王杰希并没有亲见韩文清打开过屋内的机关,毕竟他与韩文清的武功难分伯仲,距离太近难免被发现。

王杰希这边争分夺秒的找机关想对策,他一向不是拘泥于计划的人,所以出现意料之外的事也能很快找出应对之策,但已经是丑时了,一步之外的床上有均匀舒缓的呼吸声诱惑着召唤着提醒着他,王杰希收回在墙上摸索的手,一个箭步便到了床边,掀开床帏扑到床上,一手捞起床上人的手腕,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并用身体压制住了那个人。

王杰希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和一个陌生人贴这么近,他甚至感觉在对方眨眼时,有微小的气流扑向自己。

那个人很快清楚了当下的状况,王杰希左手捏着他的脉门,感觉这人内力深厚,但他在房间里活动那么久都没惊醒他,显然不符合正常高手的情况。但这些都不是眼下王杰希该想的,他附在那人耳边轻声命令:“别出声,带我去密室。”他左手用力捏了捏那人的手腕,显然是无声的威胁——不听话就废了你。

王杰希感觉到他点头的趋势,便把人拖下床,春末夏初的夜间凉意还重,那个人穿着单薄的睡衣,在王杰希怀里不自主地抖了一下。王杰希能感觉到那具身体的单薄,但是大发慈悲显然不符合他此刻盗贼的身份。王杰希用奇怪的姿势挟持着被他从被窝里揪出来的家伙,直到进入密室。那个人用舌头舔了他的手掌,王杰希反射性地放开了手,他听见那个人清了清嗓子,然后说到:“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进我的密室,但是这里很隔音,我们可以说话。”那声音很是清朗,王杰希直觉那是一个端正的青年。

“我不清楚你说的霸图的秘宝是什么,这个密室里都是我的日常用品,没有什么特殊的,你可以随便看看。”

王杰希闻言皱起了眉,因为这个密室比外卖房间还要黑,如果不是抓着那个人的手,听到他的呼吸,王杰希根本就不敢在这个仿若失明的地方呆,而那个人居然让他随便看看,只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就是还在做梦。

“你怎么皱眉了?哦我去点灯,抱歉我还没睡醒。”

王杰希听着这语无伦次的话,知道他大概是真的没睡醒。

那盏小灯虽然暗,但是足够王杰希看清不大的密室里的一切了,的确只是日常所用的笔墨纸砚书籍茶具,王杰希一一摸过,果然全无异常。被他抓着的人很有耐心,默默等着他看遍这里的所有陈设,不过等到王杰希回头才发现,那个人的安静,只是因为困。

他提着灯打量他,那个人长发散着,面容比他想象中还要清秀好看些,长长的睫毛像蝶翼低垂着,偶尔挣动着想要张开。没了翻箱倒柜的声音,一时间密室里只剩两个人的呼吸声。王杰希猛然间想起刚刚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他问自己为何皱眉,岂不是说明他看见了,既然这房间里的秘宝不是某样东西,那会不会是这里的人呢?

仿佛打通了其中关窍,王杰希摇醒那个人,“我找到了,我们走吧。”

密室的门刚刚合上,王杰希便出手劈向青年,没想到被他闪过,两个人就势拆了几招,王杰希发现他虽有一身内里和精妙轻功,却只会几招防身之法,当下加快攻势,趁其不备让他结结实实挨了一手刀,青年当即就昏了过去。王杰希也不做他想,将人抗到肩上就准备撤离战场。但他猛然又想起什么,将青年放到床上,转身去衣柜里拿了一身衣服给青年套上,这才带着这位“秘宝”出了门。

王杰希趁着夜色踩着轻功一路奔向微草,清晨在客栈歇了歇脚,便雇了马车直奔微草。挨了一手刀的青年午间才悠悠转醒,他睁着眼向四周张望许久也没吭声,王杰希将水壶递到他唇边,青年也没接。王杰希看着他黑白分明却毫无神采的眼睛,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却不想被他抓住了手腕。

“你到底能不能看到?”

“白天看不到,”青年声音干涩,哑声道:“确切地说,是没有光的地方才看得到。”

“这是水。”王杰希说着把水囊塞进了青年手里。

“我饿了。”王杰希没绑架过别人,但他觉得正常人不应该是这样一副全然信任的姿态。

而青年似乎读懂了沉默的含义,他解释道:“虽然昨天晚上的经历很像是梦,但是你从那时候就没有真正伤害我的意思,我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

“在你心中好人和坏人这么简单就能区分开么?”大概真的是被保护起来的秘宝,才能单纯得有些天真。

“我有自己的评价标准,至少直到目前,你是一个好人,因为你还给我穿了衣服。谢谢你。”

王杰希不是话多的人,也不爱和人评价别人,但是他现在真的很想找个谁来讲一讲昨晚至今的传奇故事,尤其是身边淡定坐着的这位精彩的表现。

“你介意互通一下真实的姓名吗?”

“不介意。我叫王杰希。”微草内部的人都用中草药作为代号,一般只有熟识的人才知道对方名姓,所以外部人也只知道微草的掌门代号王不留行,并不知其真实姓名身世。而鉴于这位秘宝着实有趣,王杰希也真心不介意同他认识。

“你好,王杰希,我是霸图的张新杰。”

张新杰,和自己撞了一个字。可是王杰希还是觉得不对。

“我好像听过你的名字。”

“说来惭愧,我虽然是半个瞎子,可是他们都习惯称我二庄主。”


张新杰操着那份霸图二庄主的临危不乱淡定自若,不仅喝了王杰希的水吃了王杰希的包子把王杰希昨晚缠剑的黑布撕了一段来绑头发,还提出一个对于高手还是菜鸡江湖人还是老百姓都无法避免且十分重要的问题:“我要更衣。”
然而他们现在正走在不知名的林间小路上,两旁是葱郁的树林,树下还有初春新生的嫩草,一派和谐静谧。就算张新杰表达得如何文雅,也改变不了他要在野外如厕不文雅的本质,虽然这可能也非他所愿。
王杰希倒不在乎让张新杰解手会不会影响野外环境,他雇的车夫是抄小路回京,所以这路上几乎没有其他行人,但是他担心张新杰同他扯谎,说不定一下车人就溜了。虽然他俩轻功不相上下,但是张新杰比他多睡了五六个时辰,状态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再忍忍吧,如果前面有村子,就去借用一下茅厕。”
“你怕我跑?”张新杰显然直白多了。
“……”
“你应该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一来我看不见也找不到路,二来我也打不过你。”张新杰侧过头眯起眼睛,似乎是想努力看清王杰希,“你可以绑着我一只手,但是请尽量避免用手刀劈我,很疼,而且我的恢复能力不是很好。”
“你不觉得在野外方便非常不方便吗?”王杰希几乎被他说服了,只是单纯出于好奇。
“我也不想做如此有失风度的事,但是我能听见树林里的鸟鸣声,而且附近相当安静,我们应该是走在树林中的小路,只怕一时半会遇不到村子。”
王杰希觉得自己这趟买卖亏了,他本以为秘宝是秘笈宝石丹药武器之类的东西,他只要拿到手,骑马或者轻功不出四天也就回到微草了,哪成想弄了个衣食住行样样都需要看顾的残疾人。
张新杰并不存在的目光一直投向王杰希坐的方向,他摸索到王杰希的衣袖,像管家长要糖吃的小孩子那样轻轻扯了两下。
王杰希成功地败下阵来。他嘱咐车夫将车停在路边,从包裹里掏出绳索在张新杰的手腕上系了复杂的结。大概是长年藏在他那间不见天日的密室里的缘故,张新杰肤色极白,王杰希甚至觉得那段细白手腕上有自己凌晨攥出的痕迹。
这边解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问题,王杰希领着张新杰到饮马的河边洗手洗脸,刚好马也休息得差不多才接着赶路。
日落时三人一马到了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
张新杰的眼睛渐渐恢复那种明亮动人的神采,他看向王杰希,问他怎么还带着人皮面具。
“你怎么知道的?”王杰希也不否认。
“喻文州做的面具虽然精妙到以假乱真,但假的终归真不了,总能发现破绽。至于我是如何发现的,这是个秘密。”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