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

远坂时臣也好吃啊

【韩张】五色线

·大概是假的原著向,私设新杰会包粽子
·端午安康,节日快乐

五点钟的清晨,天空已经开始褪去了夜晚的深沉,一线鱼肚白从天边挣脱出来,侵占夜晚的领土,昭告阳光的到来。

假期清晨的公路车很少,韩文清成功在张新杰起床前从家赶回了霸图宿舍。

一路奔至张新杰门口,韩大队长看了看手机,嗯,时间还充裕。他深呼吸几次,掏出了一张房卡,“滴”地一声刷开了张新杰的房门。

厚实的窗帘把外面的光亮挡个严实,韩文清轻手轻脚掩上门,又轻手轻脚摸到张新杰床边,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韩文清被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包围了,但职业选手的心理素质毕竟不是吹得,他努力平复心跳,在一片模糊的黑暗中努力分辨张新杰的脚踝。

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韩文清动作轻柔地托起张新杰的左脚,抬头看了看那人没什么异常,才放心地继续动作。不过摸黑干这事确实有难度,弄完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文清把被角掖好,带着小偷首单告捷般的兴奋蹑手蹑脚离开了案发现场。

而毫无察觉的当事人还在等生物钟唤醒。

今天的张新杰起床后并没有急着洗漱,他拿上各房间的房卡和特殊装备,摸进了其余F3的房间。

专心做事可以让他忽略脚踝上细细痒痒的触感。

“老林!老林!”房门被拍得“啪啪”作响,然而清楚拍门人是谁及其作风的林敬言还在不紧不慢地欣赏自己刮好胡子的下巴。“老林我遇到怪事了!一定是田螺姑娘来看我了!”林敬言戴好眼镜,给沉迷神话故事的张佳乐开了门。

“老林我今天早上起床时候发现……诶你也有啊?”张佳乐拉起林敬言的手腕,看到了一条和自己手腕上一模一样的——五彩线。

“这只田螺姑娘,是不是用情不太专一啊?”

不知道用看什么目光看张佳乐好的林敬言翻了个白眼。

“你快醒醒吧,这田螺姑娘不仅用情专一,还作息规律,严谨认真。哦对,他周四查房的时候还没收了某人的手机。”

“你怎么知道是新杰系上的?”张佳乐一脸“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我早上看到老韩和新杰了,现在我们四个人里只有一个手腕上没东西,你说是谁做得?至于田螺姑娘,那是——不存在的。”
张佳乐一脸浮夸的痛心疾首的表情,仿佛真的错失了一个大好的脱单机会。林敬言假意拍肩安慰,随后又神神秘秘地问:“知道我怎么看见他俩的吗?”张佳乐摇头,也确实奇怪林敬言门都没出怎么遇到正副队的。“我听走廊有人说,副队今天要亲自包粽子,就开门看了一眼……”

霸图食堂环境很好,休息日人员也少,张新杰弄了一张矮桌,桌上包粽子的材料摆得井然有序,桌边围了四个小圆凳,被张新杰自己占了一个,正专心致志地制作美食。

韩文清坐在对面,无奈做饭技能点没点亮,只能看着张新杰弄。一旁手机屏幕亮了又灭,是职业选手群里那一群夜猫子醒了,开始互道节日快乐、互抢红包以及互相扔垃圾话。

群里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吃粽子了没”,韩文清看看屏幕上不断刷新的聊天记录,又看了看仿佛与世无争的张新杰,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他起身绕到张新杰身侧,举起了手机。

大漠孤烟:【小视频】

君莫笑:著名荣耀职业选手街边包粽子,队友袖手旁观。

夜雨声烦:张新杰竟然会包粽子,真的假的不是现学现卖吧,粽子甜的咸的啊能吃吗能吃吗奶妈兼职厨娘了你们霸图食堂不会连员工都雇不起了吧

沐雨橙风:贤妻良母张新杰

风城烟雨:你要不考虑收了他?

沐雨橙风:我可不敢和韩队抢

鸾辂音尘:苏前辈前天还说和我一起站张肖呢(눈‸눈)

木恩:前辈们端午节快乐,另外这是发生了什么?

生灵灭:著名美食博主张新杰现场包粽子被转播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我要去看现场版了

冷暗雷:【图片】

百花缭乱:老林你去围观现场都不叫上我

张佳乐说着就揣上手机房卡直奔食堂,进门就能看见围坐在一起的战友们,张新杰正在教林敬言给裹好的粽子缠线,张佳乐边走边问:“这都开始捆绑play了?”

张新杰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给了张佳乐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前辈节日快乐,但是请注意你的用词。”

“我的用词多么生动准确!”

张新杰想起群里常常和黄少天的出现配套使用的表情包——快闭嘴吧你!

不过文明理智的张副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第一指骨稍稍抬了一下眼镜,继续去和那一盆糯米作斗争了。

因为过节放假,无论战队成员还是工作人员又本地居多,一放假就都回家改善生活去了,剩下张佳乐林敬言张新杰三个漂泊异乡还不想折腾的,就只能留在霸图自娱自乐,韩文清看他们也太可怜,就回家呆了一天又赶回来和他们过节。虽然他可能是想和他的小副队一起过节,但是这并不妨碍空巢老人从三个变成四个的事实。

四个人好歹凑一桌麻将呢。

张佳乐看着张新杰和林敬言包得热情高涨,不由得就想动手。张新杰看他一脸跃跃欲试就主动邀请他组队包粽子。

“先把煮好晾干的芦苇叶叠出一个漏斗状,不是这样,你化学课时候叠过滤纸吗?对,这样。在底部放一颗蜜枣,然后把泡好的糯米放进去,你要是觉得那个枣太小可以再放一个,后面能裹住就行……这样就可以绑线了。”

“张佳乐你可以啊,包个粽子都能看出百花缭乱的手法。”目睹了张佳乐以奇妙手法五花大绑了一个无辜粽子的林敬言夸赞。

“张佳乐前辈大概对捆绑play很熟练。”张新杰对林敬言的话表示赞同。

“张新杰同志,请注意你的用词。”张佳乐把自己的粽子放到了装成品的高压锅里,成功破坏了锅里仿佛一胞胎的粽子们的队形。

和生米的战斗结束后就是煮了,四个人收拾了桌凳坐在餐桌前等着,像是等着阿姨开饭的幼儿园同学。粽子的清香渐渐逸出,柔柔的绕在鼻端,无声地引诱。

“我还没吃过甜粽子呢。”张佳乐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嗅觉转移到记忆。

“我也没吃过。”同为南方人的林敬言附议。

“你们第一次吃甜粽子居然就能吃到新杰亲手包的。”韩文清皱着眉的样子颇有些愤愤不平的意味。

“到时间了。”张新杰站起身去后厨捞粽子了。

之后就是空巢老人们吃吃吃秀秀秀的阶段。剪开圈圈缠得紧实的红线,揭开深绿色的粽叶,莹白的糯米黏连着粽叶,又不肯放开它们的同类,扯出道道银丝来。糯米虽软却极有嚼劲,清甜爽口。吃到甜的地方就是蜜枣统治的领域了,再一口就是真正的甜蜜味道,让人只想再来一个。
白言飞怒存了几张照片,在群里狂刷信息只想表示“张副队亲手包的粽子我居然没吃到”的遗憾之情,被秦牧云吐槽这字数像是开大时候的黄少天,而宋奇英默默私聊了张新杰:“副队能给我留一个尝尝吗?”

“可以,给你留两个。”

晚饭后张新杰照常散步,韩文清照常陪他一起走,回来直接就跟张新杰进了房间。

“去年说好的给我包粽子。”

“你今年确实吃到了。”

韩文清觉得张新杰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试图换个话题的张新杰提起了裤脚,指着脚踝上的五色线明知故问:“这是你绑的?”

韩文清把人带到床边坐下:“是。”

“为什么要系在脚上,有点痒。”

“系在脚上,你就跑不了了。”

张新杰了然地笑笑,转头说:“队长,端午安康。”

“为什么不说端午快乐?”

“因为安康侧重身体健康,队长你应该多注意身体,所以还是早点回去睡觉更好。”

听懂了张新杰言外之意的韩文清皱眉,起身就把自家副队按在床上躺平,假装凶恶道:“我不快乐,你也别想安康。”

最后张新杰脚腕上和韩文清手腕上的五色线双双掉在了张新杰房间的浴室里。关掉床头灯,韩文清搂住已然陷入昏迷的张新杰,孩子气地要求:“明年端午,给我一个人系五色线就行了,不知道装睡很辛苦吗?”

评论(8)

热度(58)